第九章

黑娃落脚到渭北一个叫将军寨的村子里,给一家郭姓的财东熬活。将军寨坐落
在一道叫做将军坡下的河川里,一马平川望不到尽头,全是平展展的水浇地。人说,
下了将军坡,土地都姓郭。郭家是个大财东,一家拥有的土地比白鹿村全村的土地
还多,骡马拴下三大槽,连驹儿带犊儿几十头。郭家的儿孙全部在外头干事,有的
为政,有的从军,有的经商,家里没留住一个经营庄稼的。那么多的土地就租给本
村和临近村庄的佃农去耕种,每年夏秋两季收缴议定的租子。只是佃户租种不完的
土地才雇长工耕种,剩下不足百亩土地,其实用不了那么多畜力,那些牲畜一年到
头白吃草料,有的一年里几乎连一回使役也轮不上。财东郭老汉特别喜欢骡马,繁
殖下小驹子,好的留下养,差的就卖掉了,槽头的高骡子大马全都是经过严格筛选
汰劣存优的结果,一个个部像昭陵六骏。郭老汉是清朝的一位武举,会几路拳脚,
也能使枪抡棍,常常在傍晚夕阳将尽大地涂金的时刻,骑了马在乡村的宫路上奔驰,
即使年过花甲,仍然乐此不疲。老举人很豪爽,对长工不抠小节,活儿由你干,饭
由你吃,很少听见他盯在长工尻子上嘟嘟嚷嚷罗罗嗦嗦的声音。

黑娃来时,郭家已有两个长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姓李,在郭家已经熬
过近十年活儿了,算是长工头几。另一个是二十几岁姓王的小伙,还未娶妻,平素
不大说话,见谁都抿嘴一笑,十分温厚。黑娃年龄最小,又极伶俐,脚快手快,常
被长工头儿指使着去做许多家务杂活儿,扫庭院,掏茅厕,绞水担水,晒土收土,
拉牛饮马。时日稍长,郭举人的两个女人也都很喜欢这个诚实勤快的小伙计,很放
心地指使他到附近的将军镇上去买菜割肉或者抓药。郭举人本人也喜欢黑娃,有天
傍晚又要出去遛马,接过黑娃备好了鞍子的缰绳,突然问:“黑娃,你会不会骑马?
”黑娃说:“我骑过猪,没骑过马。”郭举人听了乐得哈哈大笑:“你想不想骑马?
”黑娃说:“想!”郭举人说:“你去把那副鞍子给红马备上,你试着骑上遛遛。”
黑娃骑上了红马,陪着郭举人在官道上遛着,竟然不觉一丝害怕。郭举人一边勒缰
扬鞭,一边喊着指导着黑娃控制马的要诀;两匹马在乡村官路上奔驰。

晚上,三个长工都睡在马号里的大炕上,一溜进被窝就开始说女人。这时候沉
默寡言的长工王相就活跃起来:“头儿,今黑该说‘四香’了。”长工头儿李相洋
洋自得地笑起来,装得一本正经他说:“不说了不说了,把鹿相教瞎了咋办?鹿相
娃娃还没见过啥哩!”王相却像背书一样说起了李相昨晚或前晚讲过的内容:“李
相我说说‘四硬’你看对不对?木匠的锛子铁匠的砧,小伙儿的胺子金刚钻。还有
‘四软’,姑娘的腰棉花包,火晶柿子猪尿胖。对不对?”李相这时就被逗引起来
:“‘四香’嘛——你听着,头茬子苜蓿二淋于醋,姑娘的舌头腊汁的肉。香不香?
都把人能香死!”王相就笑得几乎噎气,又重复诵记起来。黑娃却毫无察觉,甚至
莫名其妙:“头茬苜宿香,二淋子醋也香,腊汁肉我尝过一口,真香死人了。姑娘
的舌头有啥味气?唾沫涎水还不恶心死人!”李相就对笑得失了声的王相说:“黑
娃是个瓜蛋儿!咱们得给他启蒙。黑娃哎!你将来娶下媳妇了,你咂了媳妇的舌头,
你就尝出味儿来了,你就会明白最香的还不是腊汁肉……”长工头李相装了一肚子
有关男盗女娼的酸溜溜故事,有的隐秘含蓄,有的赤裸裸毫无遮掩。黑娃有的听不
明白,有的就听得浑身潮热。长工头李相煞有介事地问:“黑娃,你看咱们主儿家
六十多快奔七十的人了,啥脸色?红堂堂;啥身板?硬邦 邦;说话像敲钟,
走路刮大凤。你说人家为啥这么结实?你要是猜着了,我把一年的薪俸全给你;你
要是猜不着,罚你天天晚上取尿桶,天天早起倒尿桶。”黑娃连着说出了主儿家吃
白米细面,山珍海味,鸡鸭猪羊肉,以及遛马又不干重活这些人皆能想到的原因。
李相绷着脸儿连续说着不对。王相涵性不足,忍不住开口先揭出谜底来,刚开口自
己倒先笑得说不成话:“郭举人吃、吃、吃泡枣儿!”黑娃不以为然他说:“泡枣
有什么好?烧酒泡人参才养人哩!”王相诡气地笑着:“泡枣儿比人参酒养人多了。
你听李叔说怎么泡枣儿吧”长工头压低声说郭举人娶下那个二房女人不是为了睡觉
要娃,专意儿是给他泡枣的。每天晚上给女人的那个地方塞进去三个干枣儿,浸泡
一夜,第二天早上掏出来淘洗干净,送给郭举人空腹吃下。郭举人自打吃起她的泡
枣儿,这二年返老还童了。黑娃听了觉得心里很难受,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憋
得堵得胸脯发胀。王相突然伸过手来抓住了他的下身,嘻嘻笑着向李相报告:“李
叔李叔,黑娃的牛牛挺得像根竹笋!”黑娃一下子羞了。

第二天一早,黑娃起来照例扛上长柄扫帚去打扫庭院,看见郭举人的小女人提
着一只瓷盆倒尿回来,进了厢房,窗子里传出撩水洗脸的声音。黑娃竟然不敢抬头,
当他扫完前院直起身准备走出院子的当儿,忍不住瞧了一眼敞开窗扇的窗户,小女
人正在窗前梳理头发,黑油油的头发从肩头拢到胸前,像一条闪光的黑缎。小女人
举着木梳从头顶拢梳的时候,宽宽的衣袖就倒将到肩胛处,露出粉白雪亮的胳膊。
黑娃又觉得气堵胸憋,可别把泡着的枣儿掉下来,慌忙转过身就要走掉。那女人在
窗户里说话了:“鹿相,扫了地,给那棵玉兰树浇捅水。树旱了。”黑娃撂下扫帚
挑起木桶,到过庭的井台上绞了一桶水浇到玉兰花树下,又浇了院庭中间的玫瑰花。
他对小女人指派他做活儿感到很荣幸,他还想浇什么树什么花却没有了。他提着空
桶别有兴致地欣赏着玉兰树,花儿早已谢了,墨绿色的扁圆的叶子滴着露珠儿;玫
瑰花正含苞待放。他又给厨房的水瓮里绞了一担水,竟然有点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回到长工们住的马号门口,长工头李相和王相已经扛着犁拉着牲畜要下地种棉花了。
李相责问:“黑娃你碎驴日的扫地扫这长工夫?”王相蔫几几他说:“大概想讨一
颗泡枣儿……”黑娃不由地红了脸,似乎自己真讨过泡枣儿一样,急忙解释说自己
扫了院子又绞水浇花耽搁了时辰。李相说:“浇人也用不了这长工夫。”

收罢麦子进入伏天,郭举人就和他的大女人从厅房里屋搬进后院的窑洞去下榻。
微明的时候,郭举人在院子里练一会拳脚,然后洗了脸喝了茶再回窖洞去睡个把时
辰的套觉,此后就躺着或坐着抽烟喝茶,直到傍晚暑热减退才兴致勃勃地出去遛马。

大女人日夜厮守着老头儿,给他扇凉,给他点烟,给他沏茶,陪他说话儿,伴
他睡觉。三顿饭由小女人做好,用紫红色的核桃木漆盘端进窑洞,晚上提尿盆,早
上倒尿水,都是小女人的功课,除此小女人就没有什么正当理由进入凉爽的窑洞里
去了。大老婆给举人订下严格的法纪,每月逢一(初一、十一、二十一)进小女人
的厢房去逍遥一回,事完之后必须回到窑洞(平时在厅房)。郭举人身体好,精力
充沛,往往感到不大满足,完事以后就等待着想再来一次,厢房窗外就响起大女人
关怀至诚的声音:“你不要命了哇?”

自从郭举人和大女人搬进窑洞避暑以后,前边庭院就显得冷寂了,黑娃去扫院
去绞水也觉得自如自在了。他同时发觉,小女人指派他做什么事的声音甜润了,脸
上的神色活泛了,前院里的空气也通畅了。三个长工蹲在玉兰树的荫凉下吃饭,小
女人坐在对面厨房里的小凳上,听见筷子刮响碗底的声音就走出来,用一只条盘托
了碗回去,然后盛满了饭再用条盘端出来。这样的规矩是为了避免交接碗筷时男女
间手指和手指接触的可能。黑娃和这个小女人的全部有幸和不幸,就是从递饭时破
例废掉木盘开始的。

那天早晨,郭举人指派黑娃到十里外的潘家村去捉一对鸽子,那是老交情潘老
大送给郭举人的一对棕红色的凤冠头儿,回来错过了饭时。李相和王相。已经吃罢
饭上地去了,黑娃一个人坐在玉兰树的萌凉下等待小女人端来馍饭。长工吃饭不准
进入厨房自拿自舀,这也是郭家的规矩。小女人在厨房门口说:“鹿相,你稍微等
一下下儿,饭凉了我给你热一下再吃。黑娃有点紧张,只剩下他一个人就有一种莫
名的紧张,装出无所谓的口气说:“不怕不怕,不用热了不用热了!这热的天,吃
凉饭才好哩!”小女人却说:“天热倒是热,冷饭还是不敢吃。你甭急,稍等一下
下儿……”风箱响起来,房顶的烟囱冒出一般蓝烟。黑娃坐着等着,心却无端地一
阵阵跳。小女人端着木盘走到玉兰树下,把一碟辣椒和一碟蒜泥放到青石桌上,一
个竹编的浅篮里垒着四五个馍馍也放到石桌上,小女人戴着娄花镯锡的光洁白净的
手腕就一次又一次伸到黑娃眼前。小女人转身回到厨房又端来了小米稀饭。黑娃看
见她省去了条盘,双手托着走来了,黑娃连忙站起去接。四只手交接在一只黄色大
碗上。黑娃的手指触到了钩在碗底上的小女人的手指。那一瞬间,黑娃的心就猛地
跳弹起来,竟然不敢看她的眼睛。她似乎毫不在意,叮嘱说:“鹿相,你款款吃。
吃好。出门在外,饭要吃好。”黑娃吃不出饭的滋味,蒜不辣,辣子也不辣了,馍
馍嚼着就像是一团泥巴。他的喉咙淤塞,胸腔憋胀,顿然没有一丝食欲了。小女人
又走到玉兰树下,把一盘腌渍蒜苔放到石桌上说:“你看你看,我忘了给你搁菜了。
”黑娃却站起来:“算咧算咧!我不吃了。”小女人眼里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你只吃了一个馍?米汤也没喝,这是咋咧?”黑娃淡淡他说:“我……我不饿。”
小女人殷切他说:“咋能不饿,早起到这会儿啥也没吃呀……”黑娃就诚实他说:
“肚里刚才进门时还饿得慌慌哩,不知咋弄的这阵又吃不下。”小女人温和他说:
“许是路上受了热。天多热!你一会几饿了再来取馍吃噢!”黑娃盯一眼小女人,
僵硬地点点头,转身就要走了。小女人却问:“鹿相,俺家掌柜的说没说你下来做
啥?”黑娃说:“掌柜的说来,不叫我到地里去了,叫我照看槽上的牲口,也叫我
歇歇腿儿。郭掌柜人好。”小女人就如意地笑笑:“你来回跑了二十多里路,这热
的天!歇是该歇的。你给我再绞一担水,我洗衣裳呀!”黑娃就转过身走到井口上:
“好好好!绞十担八担也不费啥!”黑娃双手上下控制着辘轳,啪啦啦转着绽开井
绳,然后绞动拐把,辘轳吱呀响着,绷紧的井绳一圈一圈缠在辘轳上。黑娃庆幸能
有单独和小女人在一起的机会,心里潮起向小女人献殷勤的强烈欲望。他绞起一桶
水来,欢悦地问:“二姨把水搁哪儿?”小女人在厢房里说:“就搁在井台上,我
一会儿提。”说着,一只手拎着洗衣盆,一只手提着搓板,从竹帘里出来了。下砖
头台阶的当儿,小女人脚下一拐,摔倒了,木盆在院庭的砖地上滚得好远。小女人
跌坐在台阶下,起了三次才勉强站起来,手扶住墙却移不开脚步,轻声呻吟着。黑
娃连忙把第二桶水绞上来,跑到跟前问:“二姨,你咋咧?崴了脚腕子是不是?”
“怕是岔住气了。”小女人疼痛不堪地蹙着眉头,“哎哟疼死了!”黑娃站在旁边
不知所措,小女人的痛苦使他心疼心焦:“咋办呀?二姨,我去叫掌柜的。”小女
人忍着摇摇头:“你扶我进去躺一会儿就没事了。”黑娃就搀住小女人的胳膊,扶
她走上台阶,揭开竹皮帘子,刚跷脚进厢房门坎,小女人“哎哟”一声,几乎跌倒。
黑娃忙搭上另一只手,揽住小女人的腰。小女人借势扒住黑娃的肩膀,双手从后肩
和前胸搂住黑娃的脖子。黑娃几乎是肩背着她往炕前挪步。黑娃浑身燥热,心似乎
已经跳弹到喉咙口了。他跷进这个厢房的门坎时,就紧张得腿肚发抖。那温热的胸
脯贴着他的腰,那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颈,他已经浑身痉挛。他扶她坐到炕边上
刚松开手,她又“哎哟”一声,几乎从炕边上翻跌下来。他急忙抱住她,她的胸脯
紧紧贴着他的胸脯,黑娃觉得简直要焚毁了。他一用劲就把她托起来,轻轻放到铺
着竹蔑凉席的炕面上,他感到她搂扒着的手臂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慌忙抹一把汗,
对小女人说:“二姨,你好好歇着,我饮牛去呀!”小女人歪过头说:“我的腰里
有个老毛病,不小心就岔住气了,疼死人!你给用拳头捶几下就好了。”黑娃迟疑
片刻就又走到炕边,问:“二姨,你说捶哪儿?”小女人用手指着腰肋下说:“就
这儿。”黑娃就攥起拳头轻轻在她手指的地方捶击。小女人呻唤一声:“哎哟太重
了!”黑娃就更轻一点叩击。小女人怨怨艾艾他说:“黑娃你真笨!你轻轻揉一揉。
”黑娃就松开拳头,用手掌抚摩起来。小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父裱蟛忌溃燃抑?br> 粗布衫儿绵软而光滑,温热的肌肤透过薄薄的洋布传感到黑娃粗硬的掌心,胸腔里
便涨起汹涌鼓荡的潮水,他想跳上炕去把她压扁挤碎,又想一把揪起她来搂住。但
他却压抑着种种念头轻轻问:“你好点了没有二姨?我该饮牛去咧。”小女人说:
“好了好得多了。你再揉一下下就全好了。”黑娃就继续揉抚着。他看一眼小女人
仰躺着的隆起的胸脯,小女人迷离的眼睛异样地瞅着他说:“黑娃,你日后甭叫我
二姨了,你该叫我姐姐……娥儿姐。”黑娃忙说:“那不乱了辈份人儿咧?你家郭
举人我叫大叔,怎么能跟你叫姐呢?”小女人挖一眼他说:“你真是个瓜蛋儿!有
旁人在场,你就还叫二姨:只有你跟我在一搭时,你叫娥儿姐。记下记不下?”黑
娃似乎心领神会了一个信号,一个期待着的又是令人惊悸的信号。他的头发似乎倒
提起来,手臂抖颤,喉咙憋得说不出话,只好点点头。小女人就悄着声说:“你试
着先叫一声姐……”黑娃咬着嘴唇,自觉血已涌上脸膛,颤着声叫道:“姐也——
娥儿姐——”小女人听着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从炕上翻坐起来,扑进他的怀里。黑
娃双臂紧紧搂抱着小女人,那个美好的肉体在他怀里抖颤不止。他不知道怎么办,
一股无法遏止的欲望催着他把她死死地箍抱到怀里,似乎要把她纳进自己的胸膛才
能达到某种含混的目标。她的双臂箍住他的脖子,浑身却像一口袋粮食一样往下坠。
他就这样紧紧地搂着她,不知道还应该做什么。她突然往上一蹿,咬住他的嘴唇。
他就感到她的舌头进入他的口腔,他咬住那个无与伦比的舌头吮咂着,直到她嗷嗷
嗷地呻唤起来才松了口。她痴迷地咧着嘴,示意他把她咬疼了,却又把嘴唇努着迎
上来,暗示着他的唇。他在这一瞬间准确无误地解开了那个哑语式的暗示,就把舌
头伸进她的嘴里。她的咂吮比他更贪婪更狠劲,直到他忍不住也嗷嗷地呻唤起来,
她却仍旧咂住不放,只是稍微放松了口。她同时就倒下去,背倚在炕边上,把他也
坠倒了,压在她的身上。这当儿他的浑身像遭到电击一样,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腹下
潮起,迅即传到全身,他几乎承受不住那种美妙无比的感觉的冲击,突然趴在她身
上,几乎要融化成水了。那种美妙的感觉太短暂了,像夏天的一阵骤雨,他一身松
软一身疲惫一身轻松,喉咙里通畅了,胸腔里也空寂了,燥热退去了。他有点懊悔,
站起来说:“二姨——噢——娥儿姐,我该饮牛饮马去了。”小女人跳起来猛地抱
住他,又深深地在他的嘴上亲了两口:“好兄弟……”

院庭里很静,正午的阳光从玉兰树浓密的枝叶间隙投射到砖地上。两只盛满水
的木桶搁在井台上,洗衣盆扣在墙根下,显得很凌乱。黑娃把木盆拎起来放到井台
下的渗坑边上,那是小女人往常洗衣服的地方。看看庭院里没有任何异常的变化,
他撩起布衫下襟擦擦脸上的汗,就走出了这个空寂安溢的院子。他一走进牛棚马号,
顺手掩插了门板,扑通一声仰躺在大炕上,紧张的肌肉一下子松弛下来,心似乎这
会儿才稳定在原来的位置上。他躺了一下就翻起身抹下裤子,这才看见裤裆里湿了
一大片。他迅即系好裤子,把湿了的地方打个褶窝到里头,然后就动手去解缰绳,
拉上骡马到涝池去饮水。

他牵着马缰绳走在村巷里,从容地回味着那紧张慌乱的时刻,咀嚼着那说不清
比不准却十分诱人的舌尖。头茬子苜蓿二淋子醋,姑娘的舌头腊汁的肉。他现在回
味长工头李相讲过的那许多酸故事,就由朦陇进入清晰的境界了。当他往返四五趟
饮完牲口以后,他觉得沉寂下去的那种诱惑又潮溢起来,那种憋闷的感觉又充斥着
胸腔,一种无形的力量又催逼他再回到井台上去。

他忍着,到了午饭时,李相和王相汗流泱背地从地里口来了,根本想不到黑娃
已经发生的美妙的秘密,只是带着明显不饰的忌妒说:“黑娃,你狗息子比郭掌柜
的干儿子还牛皮!你跟掌柜的遛马耍鹁鸽……”黑娃嘿嘿嘿笑着不无得意:“这怪
谁呢。掌柜的硬叫我陪他遛马,给他捉鹁鸽,我敢不去吗?”三个人就走进院子去
吃午饭。黑娃瞧着小女人用木盘端来了盐碟辣碟醋碗和蒜罐儿,就不由得心跳;看
见她戴着银镯的手腕,就回味到握着时的那种温柔和细腻;瞧见她颤动着的胸脯,
就异常清晰地感到贴着时的痴迷和消融。小女人谁也不看,转身又用木盘托来了三
只大碗,碗里盛着冒过碗沿儿的凉皮。这是暑热的天气里最可口的面食了。小女人
放下碗就回厨房去了。黑娃嚼着凉凉的面皮,还是察觉到了李相和王相没有察觉出
来的变化,小女人走路的步子轻盈了,两只秀溜的小脚麻利地扭着,胸脯上的那两
团诱人的奶子就颤悠悠弹着,眼睛像雨后的青山一样明澈,往日里那种死气沓沓的
神色已经扫荡净尽。

吃完午饭回到马号,三人就躺下来歇晌。李相贼气他说:“这个二婆娘今日个
比往日不一样,大概举人昨黑个把她弄受活了,你看今日个走路都飘手飘脚的!”
话说完就拉起鼾声。王相也傻笑一声就她的睡着了。黑娃却睡不着。

整个一个后晌,黑娃和李相王相在播种最后一块包谷地。他有点神不守舍,吆
犁犁歪了犁沟儿,点种又把不住稀稠。长工头竟破口骂起来:“黑娃,你崽娃子丢
了魂了不是?”黑娃不在乎地笑笑。愈接近天黑,他愈变得不可忍耐,直到吃罢晚
饭,他也找不到单独和小女人说话的机会。三人吃了晚饭,抹着嘴起身走出院子时,
小女人说:“黑娃,你把泔水桶捎过去。”黑娃心里得救似的喜悦,从灶房里提了
装满泔水的木桶回到马号,用泔水饮了牛,再把桶送过来,对着正在洗锅刷碗的小
女人说:“娥儿姐,我黑间来。”

黑娃开始实施他后晌种包谷时反覆琢磨过的行动方案:“李大叔,我今黑到王
庄寻我嘉道叔去呀。让他回家时给我捎一双鞋来。”长工头李相毫不在意地应允了。
黑娃到王村找着嘉道叔叔,确实说了让他捎鞋的事,又闲偏了半夜在郭家熬活儿的
事,感激嘉道叔叔给他寻下一个好主家,并说郭举人瞧得起自己,让他陪他遛马放
鸽子的快活事。嘉道高兴地叮嘱说:”这就好,这就好!人家待咱好咧,咱要知好,
凡事都多长点眼色,甭叫人家先宠后恼……”黑娃应着,早已心不在焉,看看夜深
入静,告别嘉道叔回到将军寨。

按照白天观察好的路线,黑娃爬上墙根的一棵椿树跨上了墙头,轻轻一跳就进
入院里了。郭举人和他的大女人在后院窑洞里,前院只住着小女人一个。黑娃望一
眼关死的窗户,就撩起竹帘,轻轻推一下门。门关死着,他用指头叩了三下,门闩
滑动了一下就开了,黑暗里可以闻见一股奇异的纯属女人身体散发的气味。小女人
一丝不挂站在门里,随手又轻轻推上门闩,转过身就吊到黑娃的脖子上,黑娃搂住
她的光滑细腻的腰身的时候,几乎晕眩了。他现在急切地寻找她的嘴唇,急切地要
重新品尝她的舌头。她却吝啬起来,咬紧的牙齿只露出一丁点舌尖,使他的舌头只
能触接而无法咂吮,使他情急起来。她拽着他在黑暗里朝炕边移动。她的手摸着他
胸脯上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了,脱下他的粗布衫子。他的赤裸的胸脯触接到她的胸
脯以后,不由地“哎呀”叫了一声,就把她死死地拥抱在胸前,那温热柔美的奶子
使他迷醉,浑身又潮起一股无法排解的燥热。她的手已经伸到他的腰际,摸着细腰
带的活头儿一拉就松开了,宽腰裤子自动抹到脚面。他从裤筒里抽出两脚的当儿,
她已经抓住了他的那个东西。黑娃觉得从每一根头发到脚尖的指甲都鼓胀起来,像
充足了气,像要崩破炸裂了。她已经爬上炕,手里仍然攥着他的那个东西,他也被
拽上炕去。她顺势躺下,拽着他趴到她的身上。黑娃不知该怎么办了,感觉到她捉
着他的那个东西导引到一个陌生的所在,脑子里闪过一道彩虹,一下子进入了渴盼
想往已久却又含混陌生的福地,又不知该怎么办了。她松开手就紧紧箍住他的腰,
同时把舌头送进他的口腔。这一刻,黑娃膨胀已至极点的身体轰然爆裂,一种爆裂
时的无可比拟的欢悦使他顿然觉得消融为水了。她却悻悻地笑说:“兄弟你是个瓜
瓜娃!不会。”黑娃躺在光滑细密的竹皮凉席上,静静地躺在她的旁边。她拉过他
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男人的牛,女人揉,女人的奶,男人揣。”他记起了李相
的歌。他抚揣着她的两只奶子。她的手又搓揉着他的那个东西。她用另一只手撑起
身子,用她的奶子在他眼上脸上鼻头上磨蹭,停在他的嘴上。他想张口吮住,又觉
得不好意思。她用指头轻轻掰开他的嘴唇,他就明白了她的用意,也就不觉得不好
意思了,一张嘴就把半拉子奶头都吞进去了。她噢哟一声呻唤,就趴在他的身上扭
动起来呻吟起来,她又把另一只奶子递到他的嘴里让他吮咂,更加欢快地扭动着呻
唤着。听到她的哎哎哟哟的呻唤,他的那种鼓胀的感觉又蹿起来,一股强大急骤的
猛力催着他跃翻起来,一下子把她裹到身下,再不需她导引就闯进了那个已不陌生
毫不含混的福地,静静地等待那个爆裂时刻的来临。她说:"兄弟你还是个瓜瓜娃!
”说着就推托着他的臀部,又压下去,往覆两下,黑娃就领悟了。她说:“兄弟你
不瓜,会了。”黑娃疯狂地冲撞起来,双手抓着两只乳房。她搂着他的腰,扭着叫
着,迎接他的冲撞。猛然间那种爆裂再次发生……他又安静清爽地躺在竹编凉席上,
缓过气之后,他抓过自己的衣裤,准备告辞。她一把扯过扔到炕头,扑进他的怀里,
把他掀倒在炕上,趴在他的身上,亲他的脸,咬他的脖颈,把他的舌头裹进嘴里咂
得出声,用她的脸颊在他胸脯上大腿上蹭磨,她的嘴唇像蚯蚓翻耕土层一样吻遍他
的身体,吻过他的肚脐就猛然直下……黑娃噢哟一声呻唤,浑身着了魔似的抽搐起
来,扭动起来,止不住就叫起来:“娥儿姐!娥儿……”她爬上他的身,自己运动
起来,直到他又一次感到爆裂和消融。她静静地偎在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耳朵说:
“兄弟,我明日或是后日死了,也不记惦啥啥了!”

此后黑娃就陷入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他白天和李相王相一块去翻耕麦茬地,
晚上同在马号里的大炕上睡觉,难得与小女人再次重温美梦,不能再二再三撒谎去
找嘉道叔呀!早晨他去扫院绞水的当儿,郭举人踢腿舞臂在院庭里晨练功夫,无法
与小女人接近。唯一可钻的空子,就是晚饭后他拎了泔水饮罢牛马送还空桶的时候,
在厨房里和小女人急急慌慌摸捏一下就做贼似的匆匆离去。

烦闷焦躁中,机会总是有的。麦茬地全部翻耕一遍,让三伏的毒日头曝晒,曝
晒透了,如落透雨,再翻耕一遍,耙耱一遍,土地就像发酵的面团一样绵软,只等
秋分开犁播种麦子了。包谷苗子陆续冒出地皮,间苗锄草施肥还得半个月以后。财
东家就给长工们暂付了半年的薪俸或实物麦子,给他们三五天假期,让长工把钱或
麦子送回家去安顿一下,会一会亲人,再来复工,此后一直到收罢秋种罢麦子甚至
到腊月二十三祭灶君才算完结。然后讲定下年还雇不雇或干不干,主家原雇长工原
干的就在过罢正月十五小年以后来,一年又开始了。郭举人在他们耕完最后一块麦
茬地那天晚上来到马号,摇着扇子爽朗他说:“前一阵子又收又种还要犁地,诸位
都辛苦了。明日个李相王相就可以起身,今年你俩一搭走,回去把老的小的安顿好
再来。目下地里没啥紧活儿,鹿相只要抚弄好牲口就行了。等你二位来了,鹿相再
回家。鹿相屋里有指靠,迟回去几天没啥。”黑娃巴不得如此安排。李相和王相当
晚灌好麦子,一夜竟然高兴得难以成眠,鸡叫三遍就推着木轮小车装着粮食上路了。
黑娃欢跃鼓舞,也无法人睡,俟到天色微明就去扫除绞水。吃早饭的时候,他大胆
抓住小女人的手,跳起来亲了一口,小女人吓得脸都黄了:“你疯了?”黑娃坐下
来说:“等着。金黑好机会。”他回到马号就喂马,连着喂过两槽草料把牛马和骡
子牵出来拴到树荫下,用扫帚刷掉牲畜身上的上屑粪疤,回头又给圈里垫了干土,
把水缸装满,吃罢午饭就躺下睡着了。后晌更加漫长,他素性背起大笼和草镰去割
苜蓿。

郭举人很赞赏他的勤快和主动性儿,也蹲下来往铡刀下放苜蓿。黑娃压着铡把
儿瞅着眼皮底下郭举人银白头发的大脑袋,心里忽然懊悔起来:郭举人待他不错,
早看得出他很喜欢他,让他陪他遛马,替他背上鸽子笼儿到这里那里去放鹁鸽,很
放心地让他一个人侍喂骡马,他却偷偷地把人家的小女人睡了!他的漫荡着欢愉的
胸腔开始冷寂,滋浮起一缕愧悔羞耻的灰败气氛……

随着深夜的到来,黑娃在马号里第一次独自一人过夜,浑身又潮起那种催逼他
翻墙跳院的欲望了。他脱光了衣服用葫芦瓢儿从头顶往身上浇水,冲洗得清清爽爽,
就走出了马号的门。

走同样的路,翻同一道围墙,爬同一棵椿树,轻捷似猫儿一样钻进虚掩着门的
厢房。朦胧的月光下,炕上躺着玉雕冰琢似的肉体。两颗同样焦渴的嘴互相濡沫,
两双都急欲捕捉对方的胳膊交缠在一起。黑娃已不再慌乱,也不陌生,小女人再不
说“兄弟你瓜瓜娃”的话,痴迷地陶醉在黑娃越来越熟练的爱抚之中。他们现在跨
越了羞怯慌乱和无知的障碍进入从容不迫的自由境界,接受对方的种种爱抚也把种
种爱抚给予对方,愉悦地纵容对方做更进一步更大胆些的行动,第一次得到了同步
销魂的最佳状态。他们已经从肉体感官越来越强烈的刺激需要进入感情抒发的需要,
情切切意绵绵的呢喃自然流涌。”兄弟呀,姐疼你都要疼死了!”娥儿姐呀,兄弟
想你都快想疯了!”“兄弟呀,姐真想把你那个牛儿割下来揣到怀里,啥时间想亲
就亲。”“姐呀,兄弟真想把你这俩奶奶咬下来吃到肚里去,让我日日夜夜都香着
饱着。”他们一次又一次走向峰顶,一次又一次从峰顶销魂般下落,没有满足,直
到鸡啼三遍才难舍难离地分手。

继来的一夜更加完满。他们从情意缠绵的胶着状态走进了轻松欢快的又一个新
的境界,开始有兴致谈笑逗趣互相开心。黑娃把在马号里听到的长工头李相讲的酸
故事复述给小女人,小女人乐得笑得几乎岔气,爱抚地拧着掐着捶着黑娃,嘴里嗅
骂着:“黑娃你跟那些瞎熊长工学成瞎熊了!”黑娃得意地笑着问:“姐呀, 听说
你给郭掌柜泡枣儿是不是真事?“小女人顺手抽了他一个嘴巴,抽得很重不像玩的。
黑娃哑了口,后悔自己忘乎所以说错了活。小女人随之就坐起来,把那个尿盆拿到
黑娃跟前。黑娃欠起身一瞅,黄蜡蜡的尿里头飘着三颗枣儿,已经浸泡得肥大起来。
小女人憎恨他说,提到泡枣的事她就像挨了一锥子。大女人每天晚上来青着监视着
她把三只干枣塞进下身才走掉,她后来就想出了报复的办法,把干枣儿再掏出来扔
到尿盆里去。“他吃的是用我的尿泡下的枣儿!”小女人说着,又上了气,“等会
儿我把你流下的song2给他抹到枣儿上 ,让他个老不死的吃去!”一提到郭举人,
黑娃就有点怯。小女人气过之后就哭了:“兄弟呀,姐在这屋里连狗都不如!我看
咱俩偷空跑了,跑到远远的地方,哪怕讨吃要喝我都不嫌,只要有你兄弟日夜跟我
在一搭……”黑娃压根没有想过往后的事,支吾说:“姐呀,你甭急……我还没想
过跑……咱明黑间再说。”小女人说:“兄弟你甭害怕,我也是瞎说。我能跟你相
好这几回,死了也值当了。”

黑娃有点沉重地回到马号,开始思谋怎么办?翻墙跳院偷偷摸摸的相会总不是
长远之计呀!这时候,马号的门板响了,黑娃忙问:“谁?”一个沉稳平实的声音
答:“我。”黑娃听出郭举人的声音就有点慌,瞬即侥幸地想:他要是发现了什么
蛛丝马迹肯定到当场捉奸,不会等他回到马号的。他装出睡意惺忪的样子拉开门闩。
郭举人走进来说:“点上灯。”黑娃怕自己脸色不好不想点灯,郭举人坚持要点灯,
他就拼打火石点着了油灯。郭举人背抄着双手,站在对面说:“你刚才做啥去了?”
黑娃慌了:“我肚子坏了上茅房……”郭举人冷冷他说:“茅房不在那边,再说也
不用翻墙。”一切侥幸部被粉碎,事情完全败露了,黑娃眼前一黑,几乎跌坐下去:
“掌柜的,你说咋样处治——”郭举人一摆头说:“要是想处治你,刚才我就当场
把你捉住了,不会让你跑回马号来,处治你还不跟蹭死一只臭虫一样容易,这事嘛,
我不全怪你,只怪她肉臭甭怪旁人用十八两秤戥。她一个烂女人死了也就死了,你
爸养你这么大可不容易。门面抹了黑,怕是你娃娃一辈子也难寻个女人了。”黑娃
这时完全崩溃了,抬不起头也说不出话。郭举人说:“这样吧!我把你前半年的工
钱给你,你另到别处找个主家去。记住,日后再甭做这号丢脸丧德的事了。”说着
从腰里摸出几块银元搁到炕边。黑娃忙说:“你不处治我就够了我的了,钱我不敢
拿。掌柜的你真是个好人,我……”黑娃腿一软就跪下了。郭举人不以为然他说:
“这事全当没有发生过。再不提了都不说了。你把钱拿上走吧。现在就走。”黑娃
不敢拿钱又不敢不拿,把钱拿了装进口袋,背起来时的褡裢,向郭举人深深鞠了躬
就走出马号的门去。

黑娃走到村巷的转弯处不由得回头瞧瞧,马号的窗户仍然亮着灯火,郭举人今
晚得亲自侍守牲畜了。他心里很难过,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做下这种对不起主
人的事,自己还算人吗?他出了村子就踏上往南去的路,忽然想到回去怎么给父亲
交待?旋即又转折到往西的路上去了,走得愈远愈好,随便找一家缺人的主户熬活
就行了。走到一条小河边,黑娃蹲下来脱鞋,听到后边有脚步声,回头一看,两个
黑影朝他跑过来,边跑边喊着:“鹿相,等等有话说。”黑娃拎着鞋等着。星光下,
黑娃辨出来人是郭举人的两个亲门侄儿,跑得气喘吁吁,一前一后把黑娃夹在中间。
一个说:“你怎么松松泛泛就走呀?”黑娃说:“掌柜的叫我走的。”另一个插嘴
说:“叫你走是叫你走远点,甭臭了一个村子!”黑娃什么已不再想,只觉得走投
无路了。一个骂:“你个驴日下的六畜!”另一个骂:“今黑把你狗日的皮剥下来
绷鼓!”骂着就拉开了架势。黑娃被打了一拳,背后又挨了一脚。他忍着躲着,终
于瞅中机会,照一个的脸上迎面砸了一拳,手感告诉他击中了对方的鼻子,那个人
趔趔趄趄退了几步被河滩上的石头绊倒了。他一扬腿就踢到另一个的裆里,那人哎
哟一声蹲在沙滩上了。在他们重新扑上来之前,黑娃转身扑进水里,一蹿就顺水漂
走了。

黑娃爬上岸时,辨不清到了什么地方,肚子饿得咕咕叫,循着甜瓜的气味摸到
沙滩岸上的一个瓜园里,摸了几个半生不熟的甜瓜,又顺着河岸上的小路往前走。
他嚼着有一股草汁味儿的尚未熟透的甜瓜,皮儿瓤儿籽儿全都咽下去了。郭举人暗
地里派两个侄儿来拾掇他,掐死勒死或者用石头砸死扔到水里就消除一切痕迹了。
黑娃现在再不觉得对不住郭举人了,这两个蠢笨家伙的行动反倒使黑娃解除了负疚
感,只是在心里叫苦:娥儿姐不知要受啥罪哩?

他漫无目的地朝西走去,天明了仍不停步,走得愈远肯定愈安全。午饭时分,
估摸已经走出百余里了,黑娃就在一个不大的村子里停下来,打听谁家需要雇长工,
短工也可以。有人好心告诉他,前边一个叫黄家围墙的村子,有个叫黄老五的财东,
刚刚辞退了一个长工正需要雇人,不过那主儿有点啬皮,年长人罢咧,年轻人怕受
不下。黑娃已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只要他是个人我就能受下。

在黄家围墙黄老五家干了半个月活儿,黑娃就看出黄老五啬皮果然名不虚传。
黄老五天不明就呼喊他下地,三伏天竟然不歇晌,而且理由充足:“难得这么硬的
日头,锄下草一个也活不了,得抓住这好日头晒草。”如果不是大雨浇得人睁不开
眼,黄老五仍然有说词儿?:“哈呀真好!下这种蒙丝儿雨才凉快了,干活才不热
了。”黑娃不在乎,再说黄老五本人也不歇晌也不避雨陪着他一样干。黄老五吃饭
也是一天三顿陪着他,除了晌午吃一顿稀汤面全部都是杂粮,包谷黑豆稻黍豌豆变
换着蒸馍。包谷馍倒罢了,黑豆面儿无论蒸的馍馍或是烙下锅盔,都改不了猫屎一
样黑的颜色,也去不掉那股苦焦味儿;豌豆面馍馍茬口硬,咬一丁点就嚼得满口沙
子似的硬粒儿,吃下以后就生屁。黑娃和黄老五上地去的路上屁声此伏彼起,黄老
五自己也笑了:“黑娃你闻一闻这屁不臭。豌豆生下的屁不臭。麦于面生的屁臭得
恶心人!”黑娃不久也就明白,黄老五其实也是个粗笨庄稼汉,凭着勤苦节俭一亩
半亩购置土地成了个小财东,根本无法与郭举人相比。但最使他难以忍受的不是干
活的劳累和吃食的粗劣,而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舔碗的习惯。在黄家吃头一顿饭时,
黑娃就看见了黄老五舔碗的动作,一阵恶心,差点把吃下的饭吐出来。以后再吃饭
时,他就加快速度,赶在黄老五吃毕舔碗之前放下筷子抹嘴走掉,以免听见他的长
舌头舔出的吧卿吧卿的声响。这天午饭后,黄老五用筷子指点着凳子说:“鹿相你
坐下,甭急忙走,我有话说。”黑娃重新坐下来。黄老五说:“把碗舔了。”黑娃
瞅着自己刚刚吃完了糁子面儿的大碗,残留着稀稀拉拉的黄色的包谷糁子,几只苍
蝇在碗里嗡嗡着,说:“我不会舔。我自小也没舔过碗。”黄老五说:“自小没舔
过,现在学着舔也不迟。一粒一粥当思来之不易。你不舔我教你舔。”说罢就扬起
碗作示范。他伸出又长又肥的舌头,沿着碗的内沿,吧卿一声舔过去,那碗里就像
抹布擦过了一佯干净。一下接一下舔过去,双手转动着大粗瓷碗,发出一连串狗舔
食时一样吧卿吧卿的响声,舔了碗边又扬起头舔碗底儿。黄老五把舔得干净的碗亮
给他看:“这多好!一点也不糟践粮食。”黑娃说:“我在俺屋也没舔过碗。俺家
比你家穷也没人舔碗。”黄老五说:“所以你才出门给人扛活儿要是从你爷手里就
舔碗,到你手里刚好三辈人,家里按六口人说,百十年碗底上洗掉多少粮食,要是
把洗掉的粮食积攒下来,你娃娃就不出门熬活反是要雇人给你熬活罗!”黑娃的胃
肠早已随着黄老五的舌头伸出缩进搅动起来,一阵阵恶心,话也说不出来。黄老五
说:“鹿相你这娃娃事事都好,干活泼势又不弹嫌吃食,只有不会舔碗这一样毛病。
你知道不知道?顿顿饭毕你先走了,我都替你把碗舔了。你只要从今往后学着舔碗,
我就雇你干三年五年,工钱还可以往上添。”黑娃说:“哪怕不要工钱,我都不舔
碗。”说罢就转过身走了,走到过道转过身,黄老五抱着他的碗舔得正欢。黑娃看
见别人舔自己的碗更加难以容忍,“哇”地一声吐了。随后居然成了一种毛病,他
一看见黄老五的嘴唇就想呕吐,整得他干脆拿上两个馍馍躲到牛圈里单独吃了。他
终于忍受不住,咬咬牙舍弃了一月的工钱,吃罢早饭借着单独上地的工夫逃走了。

他强烈地思念小女人。一月来她的日子怎么过,他沿着一条官道扯开步子再往
东走,当夜静更深时分,黑娃已经站在那棵熟悉的椿树底下了。他爬上树,翻过墙,
跳进院子,摸到西厢房门口,竹帘子卷在门楣上方,门上吊着一只黄铜长锁。黑娃
不敢久停,沿着原路又出了院子,转身来到隔壁的马号。黑娃翻上上围墙,看见长
工头李相和王相睡在马号院子里。他跳下去,摇醒了李相,吓得李相嘴里呜呜哇哇
话不成串。黑娃悄声问:“李大叔,小女人呢?”李相说:“回娘家去了。”黑娃
再问:“知道不知道约摸啥时候回来?”李相己完全清醒,恢复了活泼的天性:“
你龟孙把人家日了,郭举人早把她休了,还回来个球!”黑娃急问:“好叔哩!小
女人娘家在啥村子?”李相说:“你还撵到人家娘家门上去日呀?”黑娃求告说:
“好叔哩!啥时候呀你还尽说笑,快给我说一声。”李相说:“往北走,三十里,
有个田家什字——”黑娃作个揖,亲呢地摸了一把还在酣梦中的王相,就拉开门闩
出了马号院子。

第二天早饭时,黑娃踟蹰在田家什字的村巷里,打听谁家雇人熬活。人说,田
秀才近日病倒,正需雇人管理棉田。黑娃找到田秀才家门口,正遇见秀才娘子:“
婶呀,听说咱家想雇个人?”娘子看他一眼说:“你等一会儿,我去问问掌柜的。”
娘子出来的时候就有了主意,说了工价,就引黑娃到屋里吃饭。端饭出来的果然就
是那个令他牵肠挂肚的小女人,他的娥儿姐。她端着木盘走出厨房看见他的那一瞬
间,脸色骤变,几乎失手丢了木盘。黑娃瞅了一眼就偏低了头,装作陌生人顺势在
院子里的小木凳上坐下来。她瘦了!瘦得叫人心疼!

黑娃照例住进牛圈。田秀才家原有一个打长年的长工,姓孙,人很实受厚诚,
黑娃很快就和孙相混熟了。他告诉黑娃,田秀才是个书呆子,村里人叫他“啃书虫
儿”。考中秀才以后,举人屡考不得中,一直考到清家不再考了才没奈何不考了。
田秀才仍然早诵午习,念书写字,只在农活紧密的季节才搭手作务庄稼。目下正是
棉花生长顶费手的时节,田秀才却病倒在炕上,干不了活儿也啃不动书了。孙相俏
声说:“秀才的女子跟个长工私通,给人家休了!秀才是念书人——要脸顾面子的
人呀!一下就气得病倒炕上咧!”黑娃装出惊讶地“噢”了一声。孙相说:“田秀
才托亲告友,要尽快尽早把这个丢脸丧德的女子打发出门,像用锨铲除拉在院庭里
的一泡狗屎一样急切。可是,像样的人家谁也不要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穷家小户
又,怕娇惯下的女子难以侍弄;人家宁可订娶一个名正言顺的寡妇,也不要一个不
守贞节的财东女子!”黑娃听罢说:“孙叔,你去给田掌拒说,这女人我要哩!”
孙相大惊道:“你年轻轻的小伙娃儿,要这号女人做啥?”黑娃撒谎说:“我爸穷
得很,给我订不起媳妇呀!”孙相凛然说:“拉光身汉也不要这号二茬子女人,哪
怕办寡妇,实在不行哪怕城里逛窑子,也不能收这号烂货!”黑娃说:“我思量过
了。我家离这儿百把二百里,这女人名声再不好也吹不到俺村里,只要我日后把她
看严点就行了。”孙相看黑娃执意要娶,话也不无道理,就答应了:“我去给田掌
柜说句话不费啥事。我估摸田秀才一听准成,肯定连聘礼全都不要的。”

田秀才的态度正如长工孙相所料,当即拍板定夺,病气当下就减去大半。田秀
才随即召见黑娃,不仅不要彩礼,反倒贴。给他两摞子银元,让他回家买点地置点
房好好过日月,只是有一条戒律,再不许女儿上门;待日后确实生儿育女过好了日
子,到那时再说。黑娃全部答应了。第二天鸡啼时分,黑娃引着那位娥儿姐离开了
田家什字,出村不远,俩人就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①关中地区的城镇和乡村,对被雇佣的工人,店员长、工称为相公,王相早日常口
头称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版权所有 无忧无虑中学语文网 Email:zmjfy@yeah.net QQ:11180768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