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红楼梦》故事梗概 >>情节梳理之五(第七十九至第一二○回)上一页 下一页     

《红楼梦》情节梳理之五

【情节脉络】

第七十九至第一二○回为第五大段

这一大段主要写了四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黛玉之死和宝玉、宝钗完婚。黛玉之死,是后四十四回中较为精彩的部分,它不仅符合黛玉性格、命运的发展逻辑,而且文章也较有感染力,保持了《红楼梦》全书的悲剧性。宝玉与宝钗结为夫妻,也是符合前八十回的思路的,但成亲时的闹剧式的“调包计”,写得实在不很高明。

二是写贾府被抄的前前后后。

三是写了主要人物的命运结局。其中宝玉出家,当然是最重要的一笔,显示了这个叛逆者对社会的绝望,表现了他的不妥协的抗争精神。

四是写宝玉出家后贾府的“复兴”,即所谓“沐皇恩贾家延世泽”。这显然与前八十回中提到的“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第五回)不相符合。

【章回简介】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宝玉看到芙蓉花影中走出的人是黛玉,且满面含笑地夸赞,不觉红了脸。黛玉建议他把“红绡帐里”改为“茜纱窗下”,宝玉不禁深表赞同,灵感一动,便改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竟变色走开,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露出。宝玉只好默默回来。贾赦把迎春许与孙绍祖,贾政相劝不听,贾母亦不多管。宝玉因世界上又少了五个清净女儿(陪嫁丫头四个)而感慨作诗。香菱告诉宝玉薛蟠要娶夏家的夏金桂,宝玉冷笑,为香菱耽心虑后,香菱反不悦而别。宝玉因抄检大观园以来种种羞辱惊悲凄之所致,兼以风寒外感,故酿成一疾,卧床不起。

话说薛蟠新娶的夏金桂,因自幼丧父,母亲十分娇惯溺爱,脾气十分恶劣。嫁到薛家做了少奶奶,更想拿出威风来震慑众人,因此经常使性弄气,竟把呆霸王薛蟠的气概逐渐压了下去。

●第八十回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一次金桂得知香菱的名字是宝钗取的,极为不屑,说菱花不应是香的。香菱便耐心解释,不小心提到了“桂”字,被骂了一顿。金桂遂把香菱改为秋菱。薛蟠娶了金桂,又见丫头宝蟾有几分姿色,便冷落了香菱。一次好容易将宝蟾骗到手,金桂故意派香菱取东西,将二人惊散。薛蟠盛怒之下打了香菱。后又有金桂挑唆诬陷,香菱日子艰难,幸亏后来宝钗要了她去。

迎春嫁给孙绍祖以后,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孙绍祖好色好赌,对迎春非打即骂,还说贾赦收了他五千两银子等等。王夫人等人知道后,无不难过落泪,却也无可奈何。

●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钓游鱼 奉严词两番入家塾

迎春被孙家接回去后第二天,宝玉到王夫人屋里,说到把迎春接回家来居住永不回孙家等话.被王夫人嗔骂了一顿。然后来到潇湘馆,进门便放声大哭,且说了一堆伤感的话,把黛玉也引哭了。午觉醒来,宝玉在袭人的劝说下到园子里逛一会儿。无意中碰到探春、李纹、李绮、岫烟四人钓鱼,这引起了宝玉的兴趣,也拿过钓竿来钓,却因性急,没钓到鱼反而把钓竿折作两段。

由于马道婆被捉,她和赵姨娘合计害宝玉和风姐的事终于被贾母等人知道,但由于种种原因,她们没有张扬这件事。出于对宝玉终身的考虑.贾政再次决定让他到家塾读书,而且规定不许吟诗作对,只是每天学习八股文章。在送宝玉去家塾时,贾政又向代儒说了这番话。而此时的宝玉,却因想起秦钟伤感不已,哪里有心读书。

●第八十二回 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

下学以后,宝玉见了贾母贾政等人,便急忙来到潇湘馆。见到黛玉,竟有一日三秋之感。提到读书,黛玉也劝宝玉读些八股文章博取功名。

宝玉读书后,袭人也清闲了许多,想到宝玉的婚事没有着落,竞走到黛玉那儿探口风。正巧宝钗派老妈子送东西给黛玉,说了一堆疯话,袭人只得搭讪着走开。而老婆子讲的什么“宝玉和黛玉天生一对”的话,竟让黛玉辗转反侧,想了许多。而且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被接回南方,宝玉剖心而死。又惊又怕,咳嗽也加重了。第二天紫鹃发现痰盒里有许多血腥。

●第八十三回 省宫闱贾元妃染恙 闹闺阃薛宝钗吞声

探春湘云等人正在劝慰黛玉,外面老婆子骂街的声音又把她吓得晕了过去,好一会儿才醒过来。恰好袭人来看黛玉,提到宝玉昨夜直吵心口儿疼,黛玉不禁又伤心起来。把二玉的病情告诉了贾母以后,贾母不禁也埋怨黛玉的病多是她的心太细所致:贾琏等人忙着为二人请医问药.不在话下。偏偏宫里传来娘娘染病的消息,贾政为元妃健康操心。贾母王夫人等忙去探视,见面时,又极为难过。

夏金桂把薛蟠撵了出去以后,只剩下宝蟾一个人和她住在一起,发现宝蟾气焰很盛,便找机会闹事。一天酒后,和宝蟾斗嘴,又哭又闹,竟厮打起来。薛姨妈忍禁不住,说了几句训斥的话,没想到金桂不仅还嘴顶撞,还把宝钗拉在里头浑说。

●第八十四回 试文字宝玉始提亲 探惊风贾环重结怨

宝钗见妈妈被嫂子气得肝气上逆,赶快煎药给她吃了,又用好言劝慰才罢。元妃的病,渐渐好了,全家都很高兴.贾政等人也在贾母房中说笑。说到宝玉,贾母便要贾政留意他的婚事,不论穷富,只要模样儿脾性儿好的就行,贾政连忙应允。后来与薛姨妈聊天,贾母又大大夸奖了宝钗一番,而对黛玉颇有微词。

因为巧姐病了,风姐忙在家里煎药。赵姨娘也打发贾环过来问候。问候完了却也不走,不小心把正在煎的药打翻在地。风姐本嫌恶他们母子,今见贾环这样,便火从心来,大骂不止。

●第八十五回 贾存周报升郎中任 薛文起复惹放流刑

北静王生日那天,贾赦贾政带了宝玉兄弟去拜寿。宝玉得到王爷格外垂青,单独赐饭,还送他一块一模一样的“宝玉”。回家与贾母闲话,说他的玉夜里发了红光,风姐便说这是喜信。宝玉不明白这话从何说起,因为他不知道今天家长们已经议定了他与宝钗的婚事。贾母又忙问向薛家求亲之事。王夫人说薛家“十分愿意”,因薛蟠不在家无人商量。袭人找黛玉问宝玉娶亲的事,黛玉看书不答,袭人辞出。

因为贾政升官做了郎中,王子腾送戏来贺喜,又逢黛玉的生日,所以大家着实高兴。那天贾家上下一片热闹,除了宝钗姊妹,其他人都聚在贾母身边,黛玉更是打扮得宛如嫦娥下界。问到宝钗没来的原因,薛姨妈只以在家看门等话搪塞。众人正在听戏,薛姨妈和薛蝌被人急急忙忙地叫走。到家后,见到屋里乱成一团,宝钗等人泪流满面。原来薛蟠打死了人,衙役们要捉人偿命呢。薛姨妈唬得慌了神,一面跟贾府通了信,一面把小厮叫进屋来细细询问。

●第八十六回 受私贿老官翻案牍 寄闲情淑女解琴书

原来薛蟠因为家里闹得厉害,便打算约个人去南方置货。在铺子里喝酒时,遇到蒋玉菡等人,由于酒铺中的一人拿眼瞥琪官,薛蟠便和他争执起来,拿酒碗将那人砸死。人证物证都在,必判死罪。薛姨妈害怕之极,一面求贾政找知县说情,一面派薛蝌拿银子打点。知县接受了贿赂,终于徇情翻案,只定了个误伤。再花上些银子,便可无事。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由于最近上学,宝玉到潇湘馆的次数少多了。今天得空来看黛玉,见她正看一本“天书”。经解释,才知是琴谱。黛玉告诉他,琴是涵养性情之物。宝玉听了,茅塞顿开。而黛玉在宝玉走后,静处一室,又看到并蒂的兰花,黛玉想到“草木当春,花鲜叶茂,想我年纪尚小,便像三秋蒲柳。若是果能随愿,或者渐渐的好来,不然,只恐似那花柳残春,怎禁得风摧雨送。”不禁滴下泪来。

●第八十七回 感秋深抚琴悲往事 坐禅寂走火入邪魔

宝钗以黛玉为知心,以冷节遗芳自喻。黛玉正在沉吟,又有探春、湘云等人过来看她。大家由宝钗的近况谈到各自的缘分。黛玉归房,看看已是林鸟归西,夕阳西坠,感叹寄人篱下。后来翻出宝玉送的旧手帕,又是珠泪连绵。

由于代儒有事,宝玉放学一天。没敢打扰黛玉的休息,便信步走到蓼风轩,见惜春正和妙玉下棋,便悄悄观战。和妙玉搭讪了几句,妙玉便告辞而去。宝玉也连忙送出来。正遇黛玉抚琴。二人听了一会,因音调过悲,且君弦蹦断,妙玉急忙走开,宝玉竟有些莫名其妙。而妙玉当晚坐禅后,竟梦见许多人来抢她,神志已不太清楚,原来是走火人魔了。惜春听说后,不禁感叹妙玉尘缘未断,而且表示了自己由于身世之限不能出家的遗憾。

●第八十八回 博庭欢宝玉赞孤儿 正家法贾珍鞭悍仆

由于八十一是个不吉利的岁数,贾府为了给贾母消灾祈福,发动全家上下会写字的姑娘奶奶们抄写《心经》,惜春对这个差事十分情愿。而宝玉因为在学里帮环儿对了对子,贾环十分高兴,买了蝈蝈表示感谢,宝玉又拿来孝敬贾母。正遇李纨在场,宝玉便说到兰儿的用功和聪慧,贾母十分高兴。想到死去的贾珠,大家不免又伤感了一回。

周瑞因为清账等事与鲍二不和,贾珍便把鲍二撵了出去。鲍二出了门,就和周瑞的干儿子何三打起架来,贾珍盛怒之际,将二人各打了五十鞭子。贾芸再次求风姐找个差事,被凤姐拒绝。更令他气愤的是,巧姐看见他就哭,像前世的冤家似的。而风姐因为白天听见丫头们议论神鬼之事,夜里竟然睡得极不安稳。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词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

凤姐一大早起床以后,精神仍不太好,忽然又有人急找贾琏,又吓了一跳,得知是贾政的官事,才放下心来。贾政事务开始繁忙。宝玉的功课也慢慢松了下来。因天冷,袭人等拿了雀金裘给宝玉穿。这件衣服勾起了他对晴雯的思念,一整天闷闷不乐,终于焚香祭奠了一回,才算心安。

祭完晴雯,宝玉来到潇湘馆。看见黛玉房中新挂了一幅嫦娥《斗寒图》,不禁赞叹了一回。宝玉走后,黛玉正纳闷宝玉的态度为什么冷热不定,忽然听见了宝玉定亲的消息。这时的黛玉身体好像撂在大海里一样,千愁百绪一齐堆上心来。最后终于想到,不如早些死了干净,便打定主意,把身子糟蹋起来。众人请医问药,宝玉实言安慰,都不管用,直到奄奄一息的地步。
●第九十回 失绵衣贫女耐嗷嘈 送果品小郎惊叵测

话说黛玉从听见宝玉定亲的消息后开始糟蹋自己的身体,终于发展到水米不沾的地步。紫鹃料道没有指望了,便跑去告诉了贾母。这期间,侍书来探望黛玉,雪雁再次打听,才知道是误传了消息,老太太仍要给宝玉和园子里的姑娘定亲,老太太要“亲上作亲”。黛玉恍惚听明白,精神顿时清爽了许多。众人见她的病奇怪,议论纷纷。贾母略猜一二,心里很不高兴,只吩咐大家守住宝玉和宝钗定亲的消息。贾母主张娶钗嫁黛,瞒着黛玉娶宝钗。

岫烟在大观园住久了,许多下人不免牢骚,幸亏风姐爱护,薛姨妈等人才放了点心。薛蝌知道岫烟的不如意事,心里也着实难过,又想到自己的年纪不小了,家中又碰见这样的飞灾横祸,不免更加愁闷。忽见宝蟾拿着几碟果子和一壶酒进来,知道是金桂派她送来的,连忙起身道谢。但看见宝蟾鬼鬼祟祟不尴不尬的光景,心中不免忐忑不安。

●第九十一回 纵淫心宝蟾工设计 布疑阵宝玉妄谈禅

薛蝌正在狐疑不定,忽然听到窗外的笑声,又见窗纸湿了一块,心中害怕,连忙把灯灭了,屏息而卧。第二天一大早,宝蟾还未梳洗,便敲门拿果盘,并无一言。薛蝌以为疑错了人,便把心放下。其实这件事是金桂要宝蟾探探薛蝌的消息,见他不大投机,二人便联合起来,决定见机挑逗。从此金桂的心都在薛蝌身上,家里倒安静了许多。众人都很惊异。而宝钗因家中诸事繁琐,竟然大病一场,幸亏吃了冷香丸才见好转。

而宝玉见到薛姨妈,看她对自己不像从前亲热,不禁满腹猜疑。和黛玉谈起这件事,又说到宝钗病了自己没有去看看,被黛玉说了一通。

●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

宝黛二人正在谈话,忽然秋纹来说老爷找他。宝玉赶忙出来,才知道是袭人叫他。回到怡红院,宝玉便和袭人等商量明天是否去上学的事。正巧贾母派人告诉他明天消寒,不必去上学了,宝玉十分欢喜。第二天一早来到贾母屋子里,遇见巧姐儿。宝玉跟她讲起了历代才女、孝女,巧姐儿十分钦慕。而园里被逐出去的司棋因母亲阻拦她和表弟的事情,竟撞墙死了,众人都很惊奇。

一天,贾政正和詹光一起下棋,冯紫英来访。原来他因为有四种可以上贡的洋货,过来推荐给贾家,或许能用得着。贾政看了他随身带来的母珠和鲛绡帐,精巧无比,只是因为价钱太贵而婉言谢绝。凤姐、贾琏等人看了也是这样说。

●第九十三回 甄家仆投靠贾家门 水月庵掀翻风月案

贾家的佃户上京来交租子,被误当成买卖车扣在了衙门,贾琏十分生气,便吩咐下人去交涉,贾政也是公务繁忙。所以临安伯请贾家爷们吃酒看戏,只有贾赦带着宝王过去了。令宝玉兴奋的是,他在那儿见到了分别许久的蒋玉菡。

由于甄府被抄,甄家老爷便把奴才包勇推荐到贾家,贾政接待了一番。贾政问包勇甄宝玉的情况;包勇说甄宝玉“改邪归正”,能帮老爷料理家务。第二天,竟有人在门上贴了一张纸,揭发贾芹和水月庵的女尼们不清不白的关系。贾政十分气愤,责令贾琏把贾芹和那些女尼们拉回来处罚。赖大奉贾琏之命借口宫里传唤把他们骗了回来。贾芹开始不承认,后来看到人证物证俱在,才害怕求饶。贾琏看他可怜,求赖大饶过他,贾芹给赖大磕头不止。

●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

贾政因为衙门事物缠身不能回家,便派人告诉贾琏自行处置水月庵的一帮人。贾琏便告诉了王夫人,然后按她的吩咐,把这些女孩子送回老家,并发放了文书。

紫鹃因为和黛玉关系甚好,总想找机会打听宝玉定亲的对象是谁,却没有着落。奇怪的是,现在十一月的天气,怡红院枯了一年的海棠突然开了。贾赦、探春等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但贾母执意认为这是好事,且请众人来赏花作诗。凤姐见花开得奇怪,私下里告诉袭人铰块红绸子挂上避邪。宝玉见到花开,心中涌起无限丘壑,竟然在匆匆换衣后把通灵宝玉给弄丢了。袭人开始没敢告诉王夫人,在查遍了所有可疑人后才敢告诉王夫人。王夫人见宝玉丢了命根子,着急得直流泪,并限定三天找回来。林之孝家的忙出去找人测字,说在当铺里。众人不放心,又求岫烟到栊翠庵找妙玉扶乩。

●第九十五回 因讹成实元妃薨逝 以假混真宝玉疯颠

焙茗等人按测字先生说的到当铺里找玉,没有找到。而妙玉得的乩语是:“噫!来无迹,去无踪,青埂峰下倚古松。欲追寻,山万重,入我门来一笑逢。”众人不解,只得作罢。而宝玉自从丢了玉以后,竟现出呆傻的样子来。

元妃竟然发痰疾不治而亡,全家悲痛之极。只有凤姐因为王子腾进京拜相,心里十分高兴。黛玉为宝玉失玉而喜,以为宝玉配偶必然是自己。而宝玉却一天呆似一天,终于让贾母知道了丢玉的事情。于是,贾母命令贾琏悬赏巨资找玉,同时,又把宝玉带到自己屋里居住。贾政在从衙里回家的路上,听到有人议论悬赏找玉的事情,才知道宝玉丢了玉,不禁哀叹命运多舛。可喜的是,不久真的有人送玉过来。大家都争着去看,辨不出是真是假。宝玉睡眼蒙咙之中,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玉。贾琏知道这人投机取巧,心里十分愤怒。

●第九十六回 瞒消息凤姐设奇谋 泄机关颦儿迷本性

祸不单行,继元妃去世、宝玉失玉之后,王子腾在进京拜相的路上竟因风寒身亡。接连的打击之下,王夫人也病了。而贾政又升了江西粮道。即将赴任之时,贾母郑重地和他说起宝玉的病只有娶一个金命的人为他冲喜才能好。

贾政虽然不太愿意,也不敢违拗,只得答应了。袭人听说这件事后,深怕一件喜事会伤害三个人。贾母等人也踌躇起来。幸亏风姐想出一个“调包计”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而黛玉在去给贾母请安的路上,无意中从傻大姐那儿知道了宝玉和宝钗定亲的消息。这对黛玉来说,不啻晴天霹雳。

●第九十七回 林黛玉焚稿断痴情 薛宝钗出闺成大礼

此时的黛玉已经不再伤心,只希望快快死去,以了结这段痴情。贾母知道了这件事的原委后,疼黛玉的心肠竟淡了许多,一心只放在宝玉宝钗的婚事上。薛姨妈知道了“调包计”后,恐怕宝钗委屈,但仍答应了。只有宝玉听说要娶林妹妹过来,心里竟不像先前那样糊涂了。成亲那天夜里,看到喜娘是雪雁,竟像看到黛玉一样。及至掀开盖头,发现是宝钗,竟像在梦里一般,糊涂得更厉害了。贾政见宝玉顺利完婚,便放心地起程上任去了。

黛玉如今病得厉害,上下却很少人来探视。她的病一天重似一天。紫鹃悲愤交加,却见不到贾母宝玉等人的踪影。幸亏有人请了李纨过来,劝住紫鹃,要她收拾黛玉的衣衾给她换上。然后才打发雪雁过去作宝钗的喜娘。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李纨和紫鹃一直守着黛玉,到了晚间,又喂了她几匙梨汁,黛玉心里好像清爽了一些。等到探春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凉了。众人正在端水给她擦身子,听到她直声叫道:“宝玉,宝玉,你好……”,便浑身冷汗,不再作声了。而这时正是宝玉娶宝钗的时辰。第二天,贾母王夫人听说,不禁大哭一场。

而宝玉一直迷迷糊糊,回九以后,病势更加沉重。一天宝玉偷偷拉过袭人问她为什么娶的是宝钗以及黛玉的情况,正遇宝钗过来,先劝他为家人保重,然后告诉他林妹妹已死去的消息。宝玉大恸,晕了过去。如此大恸之后,他的病竟渐渐好起来,但他痴心不解,亲去潇湘馆哭了一场。贾母看到宝玉渐渐复原,便张罗着为二人圆房。

●第九十九回 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贾母和薛姨妈等人偶尔想起黛玉便忍不住流泪。凤姐见她们伤心,便讲起宝玉和宝钗二人的闺房趣事,逗得大家直乐。

贾政就任新职后,清正严明,受贿之类的事情更是没发生过。本打算跟着贾政发个财的奴才们见没有油水,便有许多人抱怨离去。留下的呢,则玩忽职守,令贾政觉得十分的不便。无奈之际叫来李十儿,才知道原因。李十儿又花言巧语,告诉贾政许多“官场经”,赢得了贾政的信任。从此以后作威作福起来,只是瞒着贾政一人。一天,贾政的一个调了海疆的同乡写信来求亲,贾政想起那孩子与探春倒也相配,便有应允的意思。但令他吃惊的是,薛蟠的事情暴露,知县也因受贿徇私被革职。

●第一百回 破好事香菱结深恨 悲远嫁宝玉感离情

薛蟠这件官司虽然使了无数银钱打点,最后还是定了死罪。薛姨妈又气又疼,日夜啼哭。宝钗只得常常过来劝解,要妈妈理清家产,养好身子,她和宝玉两个自然会养老送终。金桂知道薛蟠定了死罪,大闹一场后,更加把心肠放在薛蝌身上。

贾家终于答应了海疆周老爷家行聘探春。贾母自然十分不舍得探春远嫁,但想到迎春嫁得虽近却备受孙家摧残,只得作罢。赵姨娘听见探春的事情,心中反而欢喜起来,并暗暗诅咒她也像迎春一样受苦才好。宝玉听到袭人、宝钗议论探春出嫁的事后,不禁哭倒在炕上,他实在不能忍心看到姐姐妹妹离他而去。

●第一○一回 大观园月夜感幽魂 散花寺神签惊异兆

一日黄昏,凤姐带着丰儿去看探春,因天气稍冷便命丰儿回去拿衣服,一个人走了不远,先被一只大狗吓了一跳,再往前走竟遇见了贾蓉先妻秦氏,凤姐吓得毛骨悚然,夜里也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贾琏气呼呼地回来,告诉她王仁为了赚些银子,竟以自己叔叔生日的名义摆酒请客等事,风姐又辩白一番。后来到宝玉那儿,见他小夫妻俩恩爱缠绵,再想起贾琏刚才的样子,不禁伤心至极。

风姐到贾母那儿,见到散花寺的尼姑大了,听她讲了一番散花菩萨的功德,不禁动了心,于是决定初一早晨到散花寺求签。到了散花寺,风姐没有心情瞻仰圣像,磕了头就摇出一支签来,上面写着“王熙凤衣锦还乡”几个字。风姐看了大吃一惊,后来才记起汉朝有个王熙风求官的故事。虽然如此,风姐仍半信半疑,但回到家中被人一解,便确信这是一件大喜事的预兆。只有宝钗私下认为这签必有些缘故。

●第一○二回 宁国府骨肉病灾[ ]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

宝钗正要给宝玉讲“衣锦还乡”四字的缘故,被王夫人叫去,交待了一番家事,并要她劝着宝玉不要为探春的事过于伤悲。

尤氏送别探春后,仍从园中的便门回到宁府。没想到回去便发烧不止,且神志模糊,吃药也不见好。后来请来毛半仙起卦,才得知尤氏是撞见了伏尸白虎。这个消息传出后,大观园便被封锁起来,没人敢去。但谣言仍没有停止,弄得人人自危。贾赦被迫亲自去园里检查,也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他们只得请来道士到园中作法事驱邪逐妖,即将妖怪收在瓶中拿走。疑团破除以后,贾珍等人的病也渐渐好转,从此便很少有人提起这种事了。

由于李十二等人瞒着贾政做了许多坏事,贾政被人参了一本,听说要请旨革职,众人十分担心。

●第一○三回 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

贾政被革了外任的职务,将会回到都中做官,贾琏、王夫人知道了反而欢喜。二人正在说话,薛家婆子来报家中出了大事,请贾府打发人料理。贾琏忙带人去看,才知道夏金桂喝了下毒的汤死去。因为是和香菱在一起,宝蟾便赖香菱下的毒。夏家人也赶来,大闹不止,还和宝蟾吵起来。

另外贾雨村近期又升了官,一次在勘查公务的路上因事在一个小庙中停留,见到一个老道,甚觉面善,便恭身相问。老道提到“葫芦”、“玉钗”等语,雨村始知此人就是甄士隐。但与他谈起旧事,老道又不说破,雨村只好作罢。

●第一○四回 醉金刚小鳅生大浪 痴公子余痛触前情

贾雨村辞了老道出门,一会儿便有人来报那座庙起了大火,雨村不知士隐死活,很是担心。第二天回到都中,在路上竟有酒鬼撤赖挡路,雨村命人拿回衙里惩处。那个醉鬼就是当初借给贾芸银子的倪二。倪二的妻女便求贾芸找荣府说情。谁想贾芸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又怕被人耻笑,只找理由搪塞。倪二回家后听说这件事十分生气,便发誓有机会就将贾府各种丑事说出来,把他们整垮。

贾政在江西粮道上被参回来后,马上到内廷候旨。圣上问了一番,没有给他加罪,但许多好友趁机告诉贾政要严紧管束子侄等。回到家中见到母亲妻子众人,贾政自然是悲喜交加。王夫人直到晚上才敢把黛玉和薛蟠的事情告诉他。

因为贾政问起黛玉勾起了宝玉的心病,到晚上便央烦袭人把紫鹃叫过来,他想细细问一下黛玉临死时的情况,却未能如愿。

●第一○五回 锦衣军查抄宁国府 骢马使弹劾平安州

由于贾政回家,贾府设酒宴请诸位亲友。忽然,锦衣府堂官赵老爷带领司官进来,又有西平郡王带来圣旨,贾政才知道因为贾赦交通外官等罪过,要被查抄。赵堂官因为一向与贾府没有来往,所以毫不留情,查出许多禁用之物,还有两箱房地契和一箱当票。幸亏北静王及时赶到,查抄才暂时结束。

里头贾母等人听到这个消息时都吓呆了,凤姐更是晕了过去,后来看到自己的屋门大开,所有体己已被尽行抄去,更是心内大恸,只躺在炕上流泪。邢夫人见贾赦贾琏被带走,媳妇病危,房屋被封,更是嚎啕大哭,悲痛难耐。贾政正在搓手等待旨意,见焦大在那儿号天蹈地,说道贾珍贾蓉也已经被捉拿进去,宁府已经乱成一团。

●第一○六回 王熙凤致祸抱羞惭 贾太君祷天消祸患

贾政听说母亲危急,急忙进去看视,知道她是一时惊吓太过的原因,给她服了丸药才渐渐好转。大家正在难过,内廷有信说主上不忍加罪,除了将贾赦的家产入官外,其余都退还。贾政仍在工部员外上行走;贾琏则革去官职,免罪释放。贾政又痛又气,把贾琏叫过来询问放利一事,贾琏只说不知道。见到风姐奄奄一息,抱怨的话便说不出来,自己又委屈又心疼又气愤。

贾母见家中遭受这样的大难,心里难过之极,一天傍晚挣扎起来,在院内焚香祝告天地,为儿孙消灾祈福。随后,史家派人来问候,并说到湘云过几天就要出嫁,等回来了久便来请安。宝玉听了这话心里未免又不受用。

贾政查贾赦和贾珍之事的告密之人,发现是的二传出去的,贾政喝骂奴才没良心。

●第一○七回 散余资贾母明大义 复世职政老沐天恩

待贾赦、贾珍定案贬往外地时,贾母令贾政给他二人打点盘缠,贾政才告知贾府银库早已亏空的情况,贾母听了,又急得眼泪直淌。哭毕命人将自己的箱笼都打开,将自己几十年积攒的东西都拿出来,按各房一一分派完毕,连宝玉、李纨母子都没有漏过。又单给贾琏五百两银子,作为送黛玉灵柩回南方的费用。贾政等见贾母深明大义,如此明断,都跪伏在地。分配完毕,贾母、王夫人又去看望病危的凤姐。皇上又格外开恩,将荣国公世职让贾政承袭。但贾府终已是家计萧条、人不敷出。

家人又见贾政忠厚,凤姐抱病不能理家,都乘贾府衰败谋起私利来,如此贾府势败又添一层。而从甄府过来的包勇却非常忠心,他听说贾雨村在这次案子中落井下石,便找机会把雨村大骂了一顿。

●第一○八回 强欢笑蘅芜庆生辰 死缠绵潇湘闻鬼哭

这天,史湘云出嫁回门,来贾母这边请安。此时贾政已袭了世职,贾府倒也劫后有安。史湘云将女婿甚好、日子过得平安的话说了,请老太太放心。贾母却又想起迎春来,心里悲伤,又言及薛家这样大户人家被薛蟠闹得家破人亡,薛蟠被判了死刑,不知明年能否减刑等话,还有王夫人娘家王子腾已死,剩下的也没了几个正经人,真是六亲同运,几家俱伤!

为博贾母欢心,大家高兴,湘云建议给宝钗过生日,大家借此玩乐一番。贾母也乐意,便命人分头去请人,准备宴席。生日这天,大家也不过强颜欢笑而已。宝玉见气氛冷清,便提议大家掷色子行酒令,倒也十分有趣。宝玉环顾四周,见少了许多人,又看湘云、宝钗都在,只是不见了黛玉,不禁滴下泪来。

●第一○九回 候芳魂五儿承错受 还孽债迎女返真元

闹了一天散了,过后湘云等人回去。贾母却因高兴多吃了一些,便病了。起初不以为意,没想到这病却日重一日,请医生调治不好,却又添了腹泻。贾政等人着急,知道病已难医,便告了假同王夫人等日夜守护。偏偏又有婆子来报,说迎春回去以后,孙家又闹了一场,迎春病倒也无人医治。贾母听了不禁又悲伤起来。接着又有人来报迎春死去的消息。贾母病势日增,只想这些孙女儿,迎春死了,探春远嫁,便打发人去看湘云。

●第一一○回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 王凤姐力拙失人心

贾政等人见贾母情势已不好,便让人去准备后事。贾母临终之时,又嘱咐众人一番,然后竟闭眼去了,享年八十三岁。贾母一死,全家举哀。鸳鸯求风姐把老太太丧事办得风光些。凤姐仗着先前自己的才干,原想办贾母丧事他会大有一番作为,不想现在的贾府早已是今非昔比,仆人骤减,男仆二十一人,女仆只有十九人,难以点派差使;又加上支不出银钱,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所以虽然是使尽了浑身的解数,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样,风姐便去了人心。无论风姐怎样尽心尽力,刑夫人等见丧事忙乱,还以为风姐不用心。风姐一急,只觉得眼前一黑,嗓子里便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来,倒在地上。

●第一一一回 鸳鸯女殉主登太虚 狗彘奴欺夭招伙盗

风姐吐血晕倒后,家中更是吵吵囔囔,不成事体。二更天后开始预备辞灵,鸳鸯已哭得晕了过去。待她醒转,想到老太太死后自己或做妾或配人的结局,倒不如死了干净,于是走回老太太的屋里。鸳鸯取出一条汉巾,上吊自尽了。

贾母送殡之时,因风姐吐血、病了,众人便商量让她留下看家,尤氏又建议惜春也留下。妙玉到惜春那里。妙玉和惜春叙了些闲话,惜春说在家看家,只好熬几夜,凤姐又病着,自己一个人又闷又害怕,如今这里没有一个男人,请妙玉伴她一夜,二人下棋说话。天已四更,妙玉请惜春自去歇息,自己到五更要打坐一回。惜春正要歇去,猛听东边上屋内一片喊声,又听见外头上夜的男人也喊起来。惜春等是心胆俱裂。妙玉说必有了贼了。在窗户眼内往外一瞧,只见几个男人站在院内,便吓得不敢作声。又听得房上瓦声不绝。正在没法时,只听园里腰门一声大响,包勇打进门来。那些贼人刚抢劫了贾母上房,来到这里偷看惜春房内,见有个绝色女尼,便起歹心,正要踹进门去,包勇赶来,将一贼打倒在地,其余逃走。

●第一一二回 活冤孽妙尼遭大劫 死雠仇赵妾赴冥曹

那伙贼人偷抢了好些金银财宝,知道此处难留,便要出城逃走,这伙贼人又一番计议,便要掳走妙玉。这夜三更,贼人们便拿了短兵器,带了些闷香,跳上高墙,远远瞧见栊翠庵灯光犹亮,便潜身溜下,藏在房头僻处,等到四更,见里头只有一盏海灯,妙玉一人在蒲团上打坐。到了五更,那伙贼人用闷香将庵内人全部熏住。可怜妙玉一个极洁极净的女儿,便被这伙贼人劫掳而去,后不甘受辱,跳河而死。

贾政等人正在祭奠贾母,贾芸闯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将昨夜老太太的东西被偷去,包勇赶贼打死一人的事情说了一遍。贾政气急,只得派贾琏先回去料理。贾政、王夫人等到底不放心,也准备提前回家。正要走时,赵姨娘忽然口吐白沫,眼睛直竖,说要跟老太太回南方去。最后只留下贾环陪赵姨娘在寺里治病,剩下的人都上车回了家。

●第一一三回 忏宿冤凤姐托村妪 释旧憾情婢感痴郎

赵姨娘在寺里得了暴病,鬼哭狼嚎地闹了一夜。第二天却不言语,待大夫来到,她已经死去。话说风姐办理贾母丧事时已大失人心,又加上送殡期间自己留下看家偏又失盗,更觉没有颜面,病便日重一日,看样子实在是不能好了;而邢、王夫人回家几日,只打发人来问问,并不亲自来看;贾琏也不似先前恩爱,回来了也没有一句贴心话。刘姥姥知道贾府的种种变故后,再次来到贾府。凤姐见到刘姥姥,倒说了好些知心话,并求刘姥姥回村里替她求神祷告,把巧姐儿也托付给她。刘姥姥满口答应,就告辞回去,早些为风姐祷告。

●第一一四回 王熙凤历幻返金陵 甄应嘉蒙恩还玉阙

凤姐之病终是不治,这一日情势危急起来,从三更天起到四更,满嘴说些胡话,要船要轿的,说到金陵归入册子去。宝玉听说,想起自己那年做梦,金陵十二钗等册子的事情来,似有所悟。凤姐挣扎许久,最终咽了气。贾琏命人办理丧事。风姐娘家自王子腾死后,剩下风姐兄弟王仁等,每日胡作非为。王仁见凤姐的丧事诸事将就,便向贾琏抱怨,又挑唆巧姐儿,巧姐知道家境艰难便不受其挑唆,王仁从此就嫌了巧姐儿。

一天,贾政正和程日兴聊天,江南的甄老爷忽然来访。原来甄家被抄以后又被复还了世职,马上要起身征剿贼寇,所以来拜祭贾母,并与贾政辞行。贾政托甄老爷顺道看望探春。

●第一一五回 惹偏私惜春矢素志 证同类宝玉失相知

过些日子,有地藏庵的两个姑子来到贾府,受到宝钗冷遇,便到了惜春的住处。她们说到修善果等语,引起了惜春的共鸣,便巧言激惜春出家。彩屏见状,悄悄告诉了尤氏、王夫人等。大家忙去劝解。惜春执意不听,把头发都剪掉了。

贾宝玉素日对甄宝玉心神相往,今天终于有缘一见。谁知谈起话来,竟十分的不投机,因为甄宝玉的话题无非是仕途经济、显身扬名之言,宝玉听了烦闷之极。回头说给宝钗,宝钗劝谏宝玉“做一个男人原该要立身扬名的,不该像你一味的柔情私意”等话,宝玉听了,心中不悦,不觉又将旧病勾起来了,并不言语,只是傻笑。过了几天,宝玉神魂失所,甚至于饭食不进、人事不省。众人急得手足无措,医生也说用药无效,只好预备后事。正在此时,一个和尚来了,说是送玉来了,叫拿一万两银子,可以救宝玉。那和尚便手拿着玉在宝玉耳边叫道:“宝玉,宝王,你的宝玉回来了。”宝玉便真的醒了。麝月扶他起来,叹道:“这玉真是宝玉,才看了一会儿就好了,幸亏当初没有摔破。”宝玉听了这话,神色一变,把玉一扔,又昏了过去。

●第一一六回 得通灵幻境悟仙缘 送慈柩故乡全孝道

那宝玉的魂魄出了窍,来到前厅,那和尚见了,拉着宝玉就走。走到一个荒野地方,又到了那太虚幻境。宝玉壮着胆子走进一间黑屋子,看见十来个大橱,宝玉翻开橱上的“金陵十二册正册”,竟然有所领悟。从屋里退出后,宝玉以神瑛侍者的身份被带到正房见到潇湘仙子,后来又见到迎春等人,只是没人理他。游完了,那和尚将宝玉狠命一推,说:“回去吧。”宝玉站不住脚,一跤摔倒,口里嚷道:“哎哟!”王夫人等正在哭泣,却听见宝玉叫唤,醒了过来,宝玉把刚才神魂所历的事呆呆的细想,便哈哈笑道:“是了,是了。”从此宝玉竟像换了个人.不但厌弃功名仕进,也把那儿女情缘看淡了好些,待宝钗等人都冷冷的。

贾政见宝玉死而复生,渐渐复原起来,便想着送贾母、黛玉,还有秦可卿之灵柩回南方原籍安葬。

●第一一七回 阻超凡佳人双护玉 欣聚党恶子独承家

这天那和尚又来了,又要那一万银子。宝玉听说,一人走到前头,嚷着:“我的师父在哪里?”见了那和尚,施了礼,又问那和尚可是从“太虚幻境”而来。那和尚说:“你自己的来路还不知,倒来问我!”宝玉本来颖悟,又经点化,早把红尘看透,就要把那玉还给和尚,进去去拿,王夫人等人不许,宝玉又回来,小厮们跟着,听宝玉和那和尚二人谈论什么“大荒山”、“青埂峰”、“太虚境”、又说什么“斩断尘缘”等语。报与里面,宝钗听了,吓得两眼发直。一会儿宝玉进来,笑嘻嘻地说:“好了,好了”,小厮们去问和尚,和尚说不要银子了,只要宝二爷时常到他那里去走走,然后离去。

众人同意惜春出家,只是头发可以不剃,带发修行就行了,而且也不必到庵里去,就把惜春自己住的房子作为了静室。

●第一一八回 记微嫌舅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惜春执意出家,王夫人毫无办法,便问彩屏等谁愿意跟姑娘修行,一直没人响应。后来紫鹃走上前,说出了自己愿意服侍四姑娘的愿望。

后来王仁竟乘贾琏不在家,和贾环等串通一气,要将巧姐儿卖给一外藩王爷家为奴婢,对贾府却哄骗邢夫人等说是要嫁给那王爷作偏房。平儿觉得事情蹊跷,便私下里打听,终于知道了真相。王夫人知道了也很难过。

谁知宝玉会了这和尚以后,便欲断尘缘,也不将家事放在心上,一心想着那个和尚引他到那仙境的事情。宝钗以古圣贤以忠孝赤子之心打动宝五。宝玉点头欲考。宝玉到静室准备应考。宝钗、袭人既为其不信和尚高兴,又怕其恢复与女孩儿打起交道的旧病。

●第一一九回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息恩贾家延世泽

临考之日,宝玉、贾兰辞了家人要赴考场,宝玉辞行的话却句句像不祥之兆。王夫人宝钗更是失声痛哭。贾环见他们去应考,又气又恨,便哄着邢夫人尽快把巧姐送出去,以解心中的怨气。幸亏刘姥姥又来到贾府,刘姥姥想着风姐临终托孤给自己,便临危相救,和王夫人等人合作,让巧姐儿乔装成青儿,平儿也乘人不备时偷偷上了车,这样刘姥姥便将巧姐儿和平儿带到乡下自己家里,暂时躲避。

话说宝玉、贾兰二人出去赴考,回来只有贾兰一人,哭着说宝玉丢了。王夫人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宝钗心里却明白八九,知是出家去了。

发榜之日,宝玉中了第七名举人,贾兰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适逢贾府又得遇皇恩,贾赦、贾珍二人不但免了罪,而且贾珍仍袭了宁国世袭,荣国世职仍由贾政袭了,所抄家产全行赏还。贾琏回来以后,刘姥姥便将巧姐儿、平儿又送回贾府,巧姐儿见了父亲等人,放声大哭,贾琏连谢刘姥姥。

●第一二○回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贾政扶贾母等人灵柩到了南方原籍,安了葬。一日接到家书,看到宝玉、贾兰得中,甚是欢喜,后又见宝玉走失,复又烦恼。只得赶忙回来,在道上又接家书,知贾府赦罪复职,更是欢喜,便日夜兼行。这一天,走到昆陵驿地方,天下大雪,便泊在一个清净去处。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斗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贾政便向他问话,宝玉未及回答,只和一僧一道作歌飘然登岸而去。贾府接到贾政的家书,王夫人等听贾兰念到贾政见到宝玉一段,便都哭起来,宝钗哭得更伤心。幸而宝钗已怀了身孕,不愁无后。又有贾兰中举,家道也更盼复兴。贾政把宝玉出家的事奏闻圣上,圣上大感奇异,赐道号“文妙真人”。袭人也嫁给了蒋玉菡。

再说薛姨妈得了皇上赦罪的信儿,便又四处借贷,凑齐了赎罪银两,将薛蟠接回家中。薛蟠立誓改悔,所娶夏金桂已死,便扶正香菱做媳妇。一家虽说穷了,终归是骨肉团聚。

贾雨村如今又因贪污勒索之罪被削职为民了。这日回乡,来到急流津觉迷渡口,忽见一个道士从渡头草棚里出来,却是那甄士隐。二人复得相逢,叙谈间雨村问士隐可知宝玉之事及其下落。士隐遂将“宝玉即当年茫茫大土、渺渺真人自青埂峰携带下凡的石头,如今尘缘已满,二人便仍将它带归本处”的缘由述说一回。雨村听了,长叹不已,又问贾府今后命运如何。士隐说事之荣衰自有定理,此后之事,不便预说。这士隐自去度脱了香菱,送到太虚幻境,交那警幻仙子对册。又见那一僧一道,缥缈而来,原来是将宝玉携归青埂峰下已毕,又要去各处云游。士隐与之拱手而别。

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那空空道人才见到悼红轩,见那曹雪芹正在那里翻阅历来的古史。空空道人便将贾雨村言转述,又把这《石头记》交给了他,请他传世。这才有我们后人今日所见的这本奇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