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红楼梦》故事梗概 >>情节梳理之三(第十九回至第五十四)上一页 下一页     

《红楼梦》情节梳理之三

【情节脉络】

第十九回至第五十四回为第三大段

这一大段,是在秦可卿之死和元妃省亲之后,即在极力渲染了贾府的奢华富贵之后,从四个侧面来展示贾府的生活画卷。

1、以贾母为首的贾府的主人们,穷奢极欲,“福深还祷福”。清虚观打醮,两宴大观园,宝钗、风姐过生日等豪华享乐的情节都安排在这一大段之中。他们想尽了人间一切享乐的法子,尽情地享乐,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情趣而得到满足:大观园中,一大群贵族小姐加上“富贵闲人”贾宝玉,今日赏花,明日赋诗:这是高雅的享乐;呆霸王薛蟠,又有薛蟠式的享乐。而这一大段中的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正是通过刘姥姥的眼睛写出了大观园这个贵族的天堂。刘姥姥客观上成为贾府奢华生活的见证人。

2、但是,就在这一派温柔富贵的气氛中,却发生了“叔嫂逢五鬼”(第二十五回)、“变生不测风姐泼醋”(第四十四回)的情节,这却是耐人寻味的。第二十三回,写宝玉、黛玉等遵元妃谕搬进了大观园,这里的确成了“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但到了第二十五回,先写贾环故意烫伤宝玉,接着写赵姨娘请马道婆“作法”,几乎害死了宝玉和风姐。这虽然是一场迷信的闹剧,但却反映出贾府内部的你死我活的矛盾。第四十三回至四十四回,正写风姐春风得意过生日的时候,突然发生了贾琏与鲍二家的私通的轩然大波。总之,在一派温柔富贵的气氛之中,爆发了一次又一次“灾难”,打破了盛世的假象。

3、在这一大段中,比较集中地安排了宝玉与黛玉、宝钗三人之间的故事,写出了这几个主要人物的性格和思想。如第十九回,通过袭人之口写宝玉不仅自己不爱读圣贤之书,而且把“凡读书上进的人”都叫作“禄蠹”,认为那些书都是“前人自己不能解圣人之书,便另出己意,混编纂出来的”;第二十回又写宝玉有个呆主意在心里,“他料定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把一切男子都看成混沌浊物,可有可无”;第三十六回写宝玉十分反感宝钗等人对他的劝诫,说“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沽名钓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立言竖辞,原为导后世的须眉浊物。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琼闺秀阁中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同时,宝玉、黛玉的爱情故事也大部分集中在这一大段之中,既表现了他们之间的纯洁、执著的爱情,更表现了他们受到的压力和痛苦的折磨。而宝玉、黛玉的叛逆思想与贾府中正统思想的矛盾,也正是在这一大段中形成激烈的对抗,第三十三回的“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就是集中的表现。

4、晴雯的不可辱以及鸳鸯抗婚等情节,也是这一大段中的重要侧面。既写出了这些女孩子的纯洁优美,更写出了她们的刚烈和抗争。而第五十三回所写的乌进孝进租,一方面可以看出贾府奢侈生活的巨大耗费,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贾府实已人不敷出。

整个第三大段就是由以上四个侧面交错结构而成的。在第二大段的基础上,把表面上的、整体上的繁华富贵与已见端倪的衰败趋势、种种矛盾冲突紧紧结合在一起,真实地展现了这个贵族之家的生活画卷。

【章回简介】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宝玉将元妃所赐之糖蒸酪留给喜吃此物之袭人。李嬷嬷赌气吃酥酪。袭人推说爱吃栗子,使宝玉把酥酪丢开,宝玉给袭人剥栗子。袭人以赎身之说试探宝玉,流露出对此“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的地方的留恋。

宝玉脸上带着胭脂膏子去看黛玉。黛玉说自己有俗香,无罗汉真人给的香。又说奇香、暖香、冷香的话。宝玉胡诌耗子精盗香芋的故事给黛玉听,使其不致睡出病来。宝钗来了,讥笑宝玉忘了芭蕉诗,急的满头汗。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宝钗讽刺宝玉元宵不知“绿蜡”之典。

李嬷嬷骂袭人“哄宝玉”“妆狐媚”“配小子”,袭人气哭。宝玉守袭人,劝袭人,给袭人喂药。宝玉给麝月篦头,睛雯讽刺,宝玉说她“磨牙”。

湘云至,黛玉因宝玉恋着宝钗而使气回房。宝玉对黛玉讲“亲不间疏,先不僭后”的道理。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袭人对宝玉不满诉诸宝钗,宝钗赏其识见志量。

贾琏趁巧姐出痘和多姑娘儿鬼混,被平儿抓住把柄,瞒过凤姐;贾琏叫平儿不要怕凤姐。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贾母要给宝钗做生日,凤姐和贾琏商量要比林黛玉高出一等。

凤姐说贾母喜爱的龄官象一个人,宝钗笑而不说,宝玉不敢说,湘云说象黛玉。湘云、黛玉和宝玉为此事闹矛盾,宝玉心想目下两人尚未应酬妥协,将来犹欲何为。袭人劝宝玉“大家随和”,宝玉说自己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笔占一偈,又填一《寄生草》,心中自得。宝钗说她是引起宝玉说疯话的罪魁。

元妃送出灯迷让猜,宝钗一猜就着,却故作难猜之状。贾母见元春喜悦,也命制作灯谜大家猜。贾母说“荔枝”(离枝)让贾政猜。

贾政看了众从姊妹不祥之谜,伤悲感慨。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元妃回宫以后,把那天省亲时的题咏编录成册,命贾政等在园中磨石镌刻。贾妃因怕大观园寥落,竟命令宝玉与诸姐妹搬进去居住。宝玉从此每天与姐妹们一起读书写字、下棋吟诗,心满而意足。

三月桃花开时,宝玉在大观园里偷偷阅读《西厢记》,黛玉来后发现宝玉读的是《西厢记》,于是也认真阅读记诵起来,二人还各借《西厢记》词句表白、打趣。宝玉自比张生(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比黛玉为莺莺(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黛玉含羞嗔怒之极,说宝玉是“银样蜡枪头”。葬过落花,宝玉被袭人叫走。黛玉一人闷闷回房的路上,竟又听到了《牡丹亭》妙词妙曲,不禁心痛神弛,眼中落泪。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宝玉被袭人找回房后,见到贾母的丫头鸳鸯,便缠着要吃她嘴上的胭脂,被袭人劝阻。随后奉贾母命去贾赦处请安。宝玉请安完毕,同诸姊妹吃了饭后才回房安歇。而贾芸得知求贾琏办事是舍近求远,于是转而求助风姐。风姐终于派给了他到园子里种树的差使。一次贾芸到怡红院,恰巧宝玉不在,却遇到了宝玉屋里一个叫小红的丫头。这个丫头年纪不大,却很有心计,总想在宝玉面前显弄,一次有幸为宝玉倒了杯茶并被问了几句话,心里才有些想头,却被大丫头秋纹、碧痕骂了一顿,好强的心灰了一半。夜中睡得很不安稳,竟梦了一夜贾芸。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过了一天,是舅母的生日,王夫人只留贾环在身边抄写经卷。宝玉等人回来后,便在屋里和丫头们说笑,这不禁惹起贾环的嫉妒,故意推翻烛台,烫伤了宝玉的脸。这种恶行,自然使贾环和赵姨娘遭到王夫人的唾骂。赵姨娘更加嫉恨宝玉和风姐,便勾结马道婆使用魇胜法,妄图害死二人,为环儿谋夺家私。风姐宝玉果然中此邪祟,几乎死去。贾母、王夫人等悲痛欲绝。全家因此闹得天翻地覆之时,进来一个癞头和尚和一个跛足道人,二人声言能治此邪症。他们拿过宝玉的玉,擎在掌上摩弄了一阵,并说了“青埂峰一别十三载”之类的疯话。风姐、宝玉二人渐渐清醒。

●第二十六回 峰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宁发幽情

宝玉病时,全家忙碌,贾芸、红玉等人守着宝玉,渐渐混熟了。但宝玉病好后奖赏诸位奴,仆,却没有红玉。红玉慢慢地把心思转到贾芸身上。贾芸把自己的手帕子传给了红玉。

一日宝玉信步来到潇湘馆,在窗外听到黛玉忘情之言,不禁心痒,遂也用《西厢记》中“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之语同黛玉玩笑。这不禁又惹恼了她。二人正闹,宝玉被薛蟠假托贾政之名骗到外头,与冯紫英等大吃大喝了一顿。回来后又与宝钗说了一阵话。而黛玉因记挂着宝玉被父亲叫去,晚上来怡红院看望。由于晴雯正闹脾气,且又没有听清黛玉的声音,烦躁得很,没有开门。这不禁动了黛玉的身世之悲,开始悲悲戚戚,呜咽起来。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黛玉正在悲泣,忽然听见院门一响,接着宝玉袭人等送了宝钗出来。自己更觉无趣,直到半夜才睡下。次日是芒种节,女孩子们都在忙着饯花神,唯独少了黛玉。宝钗正想去找她,却看见宝玉进了潇湘馆,怕黛玉猜忌,宝钗转而回去。却看见一双玉色蝴蝶,极招人爱,宝钗竟蹑手蹑脚跟到池边,无意中听到坠儿和红玉谈论手帕的事,宝钗遂装作寻找颦儿掩饰了过去。

黛玉性格忧郁,因昨晚的误会触动寄人篱下的凄凉心境,于是伤心落花,将它们埋葬在沁芳桥畔,称为“花冢”,她由落花想到自己凄苦的命运,口吟《葬花词》,令人想到一个闺中少女,善感多情却又孤独绝望,宝玉听罢不觉痴倒。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宝玉因听了“依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依知是谁”等句,不免想到钗、黛、袭人的花容月貌终会无可寻觅,悲伤之极。见黛玉仍不搭理他,宝玉把自己一向对她的疼爱、怜惜以及知己之感和盘托出,黛玉不禁疑窦顿释。随后一起到王夫人处,大家谈论说笑了一番。吃过饭后,宝玉围着黛钗等忙碌,被迎春、探春、惜春们戏称“无事忙”。

随后宝玉被请到冯紫英家,另有薛蟠、小旦蒋玉菡、妓女云儿等。大家喝酒唱曲取乐。令宝玉欣喜的是,他与琪官蒋玉菡互相欣赏,并交换了汗巾。谁知他忘记了那是袭人之物。元妃有所赏赐,而令宝玉吃惊、黛玉含酸、宝钗无趣的是元春所赐诸人物件中,独有宝钗和宝玉的相同。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转眼间到了端午节。初一日贾母带领众小姐太太及丫头们去清虚观打醮,车轿纷纷,人马簇簇,热闹之极。老道士见到宝玉形容举止招人喜爱,竟当着贾母的面给他提起亲来,被贾母以命里不该早娶的话婉言拒绝。后来在众人敬献的饰物中看到一个金麒麟,因湘云有此物,宝玉便留心收藏。

由于张道土提亲,宝、黛心中俱不受用。而黛玉更拿此事奚落宝玉,令宝玉十分伤心,而黛玉更以金、玉、金麒麟之类的话相激,宝玉气得口里说不出话,赌气从颈上抓下通灵玉摔在地上,见没摔碎又找东西来砸。而黛玉也是伤心大哭,把吃的药都吐了出来。袭人、紫鹃劝阻不了,只陪着掉泪。直到贾母、王夫人将宝玉带去方才平息。

●第三十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话说宝黛二人发生口角之后,心中都很后悔。宝玉怕别人以为他们真的疏远了,遂主动到黛玉处道歉。言谈中,又无意间以“你死了,我做和尚去”之类的话唐突了黛玉。随后二人被风姐拉到贾母那儿,宝玉又不慎言语冲撞了宝钗,宝钗气愤,巧用“负荆请罪”之典回敬,宝黛二人不禁脸红。

无聊之时,宝玉来到母亲住处。王夫人正在闭目养神。婢女金钏儿和宝玉开了几句亲密的玩笑,被王夫人听见,大怒,竟以“教坏了爷们”为借口将她撵了出去。宝玉甚感无趣,在回园子的路上,看见一个女孩子蹲在地上,用树枝划了几千个“蔷”字。宝玉虽不明白根由,却理解这个女孩必有一段说不出的心事。淋着雨,宝玉匆匆跑回怡红院。丫头们在院中戏耍,好一阵儿才开门。宝玉没好气,照着开门的丫头踢了一脚,谁想被踢的竟是袭人。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宝玉因误踢了袭人,心中十分不安,忙着请医问药,设法调治。由于这几天诸事烦心,端阳午宴竟然十分冷淡。黛玉原是喜散不喜聚,心中不觉什么;宝玉却闷闷不乐,长吁短叹。晴雯给宝玉换衣时失手把他扇子跌折,便训斥了她几句,晴雯的自尊心受到伤害,还击了一通,把宝玉“气得浑身乱颤”。而宝玉赴宴回来,仍和晴雯有说有笑。听说晴雯喜欢听撕扇子的声音,就任凭她将一大堆名扇痛痛快快撕尽了。

第二天中午,史湘云来到贾府,且给袭人、平儿等人带了戒指作礼物。众姊妹几月不见,一旦相逢,十分高兴。湘云和丫环翠缕闲谈,竟然由池中荷花扯到天地阴阳二气。二人走到蔷薇架下时,看到了一只金麒麟,大而有文彩。湘云默默不语,拿在手中。而这个金麒麟,正是宝玉前几天得到的那个。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宝玉得知麒麟被湘云捡去,心中十分高兴,来找湘云。黛玉不放心湘云的到来,尤其担心金麒麟又引来“金玉良缘”之说,因此悄悄前来欲察二人之意。心直口快的湘云,因劝宝玉留心“仕途经济”而被宝玉斥为说“混帐话”,并当众颂扬黛玉不讲这些混话。这些话被黛玉听见,百感交集。二人见了面,宝玉不禁忘情,告诉黛玉自己的肺腑之言,直至黛玉躲走仍不觉,却被袭人听见。袭人正惊慌失措,遇见宝钗,听到了湘云在家之辛苦和不如意,竟后悔劳累了她。而宝钗又因听说金钏儿被撵出后跳井而死,怕王夫人心里难受,急急赶来劝慰。果然,王夫人正因自责而暗自垂泪。善解人意的宝钗,则以金钏儿是失足落水等语细细解劝;又拿出自己的新衣为金钏殡殓,着实尽了一番心意。

●第三十三回 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宝玉会过雨村回来,听到金钏儿满含冤屈、投井而死的消息,五内俱伤。正茫然不知往何处去的时候,迎面遇见贾政,赶紧垂手而立。贾政正因宝玉会见雨村时谈吐葳蕤而生气,又见他满面愁色,火气便长了三分。恰巧此时忠顺王府派人找宝玉,缉拿逃跑的优伶蒋玉菡。宝玉本想抵赖,但腰间的汗巾子却泄露了他与琪官的私交。此时贾政已气得目瞪口呆。偏偏贾环趁机告诉贾政金钏儿之死是因宝玉强奸未遂所致。贾政至此实在是忍无可忍,于是命人拿来宝玉,打了几十大板。众人劝阻不止,幸亏王夫人赶来将宝玉救下。这种情形,不禁让王夫人想起死去的贾珠;贾政也老泪纵横。而贾母看到宝玉被如此毒打,开始大骂贾政,并要带着宝玉回南京。贾政是个孝子,急忙磕头认罪不止,老太太才稍稍平息了怒气。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宝玉被抬回怡红院后,焦急的袭人才有了精心服侍的机会。紧接着,宝钗送来了丸药,且软语劝慰宝玉,一句“我们看着,心里也疼”,竟让宝玉暂时忘记了疼痛。宝钗走后好一会儿,宝玉恍惚听到悲泣之声,看是黛玉,又心疼她暑天跑来看他。而黛玉万般言语无从说出,只一句“你从此可都改了罢”,表达了胸中无限丘壑。宝玉见黛玉满脸泪痕,安慰她说:“我叫疼是装的,别信真了。”掌灯时分,王夫人找袭人,要她随时报告情况,并决定将来袭人给宝玉做妾。而宝玉则派晴雯给黛玉送去两条旧手帕,黛玉会意,并题诗于帕上。

宝钗因从袭人处听说宝玉挨打与哥哥薛蟠的挑唆有关,便同薛姨妈一起责怪薛蟠。薛蟠哪肯无端受过,着急之时竟说宝钗看上了宝玉才冤枉他,气得宝钗哭了一夜。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第二天一早,宝钗赶回家中探望母亲,说起昨晚的事,不禁又哭了。随后母女俩一齐进园来看宝玉。正遇上贾母风姐等人。宝玉要吃荷叶莲蓬汤,风姐便命做十来碗大家吃,贾母说她拿宫中钱做人情,她自告奋勇做东道,银子在她账上领。汤烧好后,王夫人命玉钏儿送去。见到她,宝玉想起她姐姐金钏儿的不幸,又伤心又惭愧,千方百计哄她说话,并让她也喝了一口汤。

刚才同玉钏儿一起前来的还有宝钗的丫头莺儿,因为宝玉求她打几根络子。莺儿不仅手巧,而且对各种颜色、样式的搭配有很独特的见解,令宝玉十分欣赏。另外,自从上次深谈之后,王夫人每每对袭人另眼相看,今天特地打发人送了两碗菜来。袭人得了王夫人两碗赏菜感到意外,宝玉不在乎,宝钗深明其意。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宝玉身体已经渐渐复原,贾母吩咐贾政的亲随小厮头儿,以后贾政若唤宝玉以她的名义加以拒绝。所以宝玉可以省却许多会客请安之累,每天只在园里游玩。宝钗等偶尔劝他留心仕途经济,他便斥之为“人了国贼禄鬼之流”,不留情面。一天,宝玉正睡午觉,宝钗又去看宝玉,见丫头正给宝玉绣鸳鸯戏莲花样的肚兜,宝钗赞叹花样很好,拿过来帮助刺绣。这时,只听宝玉在梦中嚷道:“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宝钗听见不觉怔了,坐了一会,只好离去。

一次宝玉来到梨香院,正遇到上次花下划“蔷”的女孩子龄官,宝玉请她唱曲被拒绝后,讪讪地出来。恰巧遇见贾蔷买了一只雀儿逗龄官开心。不想这只雀儿竟让龄官有同病相怜的感觉,又和贾蔷赌气。这时宝玉才明白缘分有定,他自己并不能得到所有女孩子的眼泪。而王夫人愈发看重袭人了,竟把她的月例提高到与赵、周两位姨娘同样的水平。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鞠苑夜拟菊花题

这年贾政被派到别处做官,因此宝玉更是任意旷荡,虚度光阴。一天,忽然收到探春的一幅花笺,邀请他与薛、林等建一诗社。适值贾芸送来海棠花两盆,遂起名“海棠社”。大家兴奋之极,纷纷取个别号助兴,钗、黛、探分别叫做蘅芜君、潇湘妃子和蕉下客,稻香老农李纨自荐为掌坛。大家议定以“白海棠”为题作限韵七律诗,结果怡红公子宝玉压尾,而薛、林技高一筹。但李纨评含蓄浑厚的宝钗诗为首,令宝玉稍感不满。

当晚宝玉忽然想起诗社应该有湘云参加才更有趣。第二天大早便催贾母派人接了她来。湘云初到时写的两首海棠诗就让大家赞叹惊服。兴奋之余,湘云要做东道再开一社。幸亏有宝钗帮忙计划,才能顺利实施。当晚,湘云就同宝钗在蘅芜苑安歇,商定做菊花诗。既要咏菊,又要赋诗。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永

宝钗、湘云商议妥当,第二天湘云便请贾母等人赏桂花。来到藕香榭,贾母竟忆起自己少年时代的趣事,还提到一个叫“枕霞阁”的亭子。凤姐趁机说了几句笑话,逗得众人大笑。螃蟹煮好了,主子奴才喝酒吃蟹赏桂,好不热闹。众人散后,湘云便取了诗题,用针绾在墙上,请各位随意创作。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大家把诗作交给李纨、迎春等人评判。黛玉的“咏菊”、“问菊”、“菊梦”三首题目新,立意新,被评为诸诗之首;湘云、探春几人的“对菊”、“簪菊”也都不错;只有宝玉的不够新巧别致,再次落第。玉有点儿不服气,马上提笔写了一首“持螯赏桂”诗,黛玉毫不示弱也写了一首,但自谦不好,命人烧掉。而博得大家一致赞赏的是宝钗的咏螃蟹诗。

●第三十九回 村姥姥是信口开合 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刚才贾母王夫人等吃螃蟹的时候,风姐忙里忙外没有吃尽兴,就派平儿来取几只大的回去吃。李纨等人一向喜欢平儿模样好,又能干,就留平儿多呆一会儿,大家又由夸说平儿,进而夸赞了鸳鸯、袭人,还有太太屋里的彩霞等人。大家散后,平儿到袭人那儿坐了一会,袭人问平儿这月月钱为什么没放,平儿告诉她,风姐早支了在外放债,收益不少呢。

话说到刘姥姥因庄稼丰收,带了好些土产来孝敬太太小姐们。贾母正想找一些老人说说话,于是留刘姥姥多住了几天。吃过饭,刘姥姥就讲乡村诸事给他们听。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由于贾母王夫人等要给史湘云还席,大家又齐聚大观园。刘姥姥也有幸参与了这些活动。首先是在稻香村,刘姥姥被风姐插了一头菊花,接着在潇湘馆布满苍苔的小路上滑了一跤,幸无大碍。贾母领刘姥姥先来潇湘馆,刘姥姥误认为是公子书房。贾母看到黛玉的纱窗颜色旧且不搭配,命令凤姐拿好纱换上;又嫌宝钗屋里太素净,使命鸳鸯拿些古董来装饰。早饭是在秋爽斋吃的,鸳鸯风姐合伙儿捉弄刘姥姥取乐,一句“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引起了一场大观园里史无前例的大笑。午饭是在缀锦阁下进行的,素有情趣的贾母还提议让唱戏的女孩子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中练习吹打。大家按席位坐定后,贾母又提议行酒令助兴。黛玉行令时无意说“牡丹亭”、“西厢记”中两句词曲。刘姥姥也没犯难,什么“一个萝卜一头蒜”“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着实有些野趣。

●第四十一回 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刘姥姥的酒令新鲜又富野趣,逗得大伙又哄堂大笑起来。而风姐鸳鸯还嫌捉弄得不够,便拿出大套杯灌刘姥姥酒,幸亏被贾母止住,但刘姥姥还是被哄着喝了一大杯。而刘姥姥此行确是开了眼界,用十几只鸡配的茄子、各色花样新巧的点心,又着实让她大饱口福。

喝酒吃茶完毕,贾母带领刘姥姥等人来栊翠庵。妙玉亲自烹茶,给贾母端上一盏用雨水煮的老君眉。然后拉黛钗至耳房,拿出两只珍贵的杯子给她俩用,却将自己平日用的绿玉斗给宝玉。宝玉知道妙玉爱洁,所以走后命令小厮抬水放在山门外头,以供妙玉洗地,深得妙玉赞许。

而刘姥姥因为喝了许多酒,吃了油腻食物,大泻一阵后,晕乎乎地走到了宝玉的卧房,看到精美的床帐,便歪身睡倒,酒屁臭气散了一屋子。幸亏袭人发现,及时收拾妥当,才没有被宝玉知道。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方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由于在园子里逛得太久,贾母有点儿感冒,就没有亲自送刘姥姥出去。但刘姥姥确是不枉此行,得了一百多两银子,还有好多衣服绸缎、瓜果点心,满意而去。临行前刘姥姥给凤姐的女儿取名为“巧姐”。

吃过早饭,黛玉被宝钗叫到屋中“训斥”了一番。原来在昨日行酒令时黛玉竟引用了《牡丹亭》和《西厢记》中的话。宝钗“教导”黛玉不要被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黛玉自知有错,虚心接受了宝钗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教导。然后二人被请到李纨处,得知惜春因奉命作画而向诗社告假,众人追根溯源,埋怨起刘姥姥来。黛玉嘴巧,戏称刘姥姥为“母蝗虫”,又取笑惜春要两年才能完成此画,惹得众人直骂她嘴刁。而宝钗的一番评价更让黛玉的嘴“促狭”之极,她不仅给惜春的画取名为“携蝗大嚼图”,而且在宝钗给惜春列出用料单子后,开玩笑说宝钗列的是嫁妆单子,被宝钗按在床上要拧她的嘴。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贾母提出为风姐做生日。方法是凑份子。邢夫人也被叫来了。贾母带头二十两。贾母命尤氏全权办理。尤氏体恤平儿、鸳鸯并周姨娘、赵姨娘等人,把她们的份子偷偷还给了她们。而风姐在贾母前应承替李纨出份子,过后又赖掉。

而到了这天一大早,宝玉便穿着素服偷偷到城郊水仙庵,焚香祭奠投井自杀的金钏儿。有趣的是,小厮茗烟虽不知被祭者是谁,却可着宝玉的心意说了一番呆话,“保佑二爷来生变女孩儿,不可又托生这须眉浊物了”,竟把宝玉逗笑了。宝玉偷偷出门,搞得全家人着急万分,听戏都不安稳,直到宝玉回来才放心。贾母用“叫你老子打你”相威吓。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宝玉祭金钏儿的事,只有黛玉略猜着一二,因此趁看戏的话头儿,讥讽了他一顿。风姐的生日宴会仍然继续,从尤氏、众姐妹直至诸丫头纷纷给她敬酒,她推辞不过,竟喝得有些过量了,于是想躲回家歇会儿再来。没想到贾琏正与鲍二的媳妇偷情,虽然派小丫头望风,仍被凤姐逮了个正着。风姐醋意大发,先拿平儿出气,并抓住鲍二家的厮打。贾琏大怒,拿着剑追杀凤姐,被贾母骂住,并留风姐在她那儿过夜。平儿也被带到怡红院。宝玉先替贾琏向她赔不是,后又拿出胭脂饰品侍候平儿理妆。

第二天一早,邢夫人带着贾琏来贾母处谢罪。贾母逼他分别给凤姐和平儿赔了不是,又训斥了几句,几人才和好回家。又听说鲍二媳妇上吊死了,贾琏偷偷打发了二百两银子,又幸亏王子腾帮忙,方了此事。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风姐正在安慰平儿,忽见李纨带诸姐妹来访。她们名义上是请风姐做诗社的监社御史,但风姐明白是找她要钱,不得不答应出资五十两。大家正说笑着,管家赖大之母因孙子升了官,来请贾母等人赏脸去她家喝酒看戏,并顺便替周瑞犯错的儿子向风姐求了情。

而黛玉因为今秋多游玩了几次,咳嗽病又比往日加重了些。宝钗来看黛玉,叫她看病,黛玉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非人力可强。宝钗看她的药方太热,应该吃些燕窝才好,黛玉深为感动,向宝钗叙说了自己寄居,有诸多不便处,宝钗十分理解黛玉的烦难,遂从自己家里取来燕窝送给她。秋夜漫长,黛玉心有所感,拟《春江花月夜》而作了一首诗,名曰《秋窗风雨夕》。刚刚搁笔,宝玉披蓑戴笠看望她。黛玉见天色已晚,急忙催他回去歇息,自己才睡下。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贾赦不知何时看上了鸳鸯,便命邢夫人向贾母讨她做妾。邢夫人只知承顺贾赦以白保,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邢夫人先找风姐商量,风姐婉言拒绝,且拿贾母的话暗示这件事的不可为。看到邢夫人有些不高兴,便想了一个法子叫她自己去说,风姐自己找借口躲开。但令邢夫人和贾赦十分不解的是,鸳鸯竟拒绝了这个做主子奶奶的好机会,而且在贾母王夫人面前铰发立誓死也不嫁。贾母气急,深恨儿子的贪婪,媳妇的愚弱。

在邢夫人告诉鸳鸯这件事以后,鸳鸯怕再有人问便躲到园子里,恰好遇到袭人和平儿,得到二人的深切同情。所以在鸳鸯的嫂子被驱遣来做说客时,不仅被鸳鸯,也被袭人和平儿臊了一鼻子灰。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众人都在贾母处,听说邢夫人来了,便都知趣地回避了。贾母气犹未平,便训斥邢夫人 “三从四德”,“贤惠太过”,说明鸳鸯对自己、王夫人、风姐的重要性。数落了她一阵子,邢夫人不敢回言,只站在一旁侍候。直到凤姐、薛姨妈等人陪贾母斗了一圈牌,说了几句笑话,老太太的情绪才好转过来。正巧贾琏过来请邢夫人,被贾母撞见骂了他一顿。贾赦“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忍气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嫣红做妾。

第二天,贾母等人到赖大家里做客。宝玉在那儿碰到了柳湘莲,谈论了给秦钟修坟的事。而薛蟠知道柳湘莲风流倜傥,一直想勾引他到手。今天终于有了机会。柳湘莲心里觉得受了侮辱,但不动声色,与薛蟠约在北门外桥上见面。薛蟠兴冲冲赶到,却挨了柳湘莲好一阵打,弄得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才知自己认错了人。薛姨妈要告官捉拿柳湘莲,被宝钗劝住。

●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呤诗

薛蟠的伤已渐渐好转,但仍装病不肯见亲友。一日突然想到装病总不是长久之计,不如以做买卖的名义出去逛个一年半载再回来。薛姨妈本怕他生事,不愿他去,却也拗不过,便同意了。薛蟠走后,宝钗央求母亲,把香菱带到园子里和她做伴。香菱刚到蘅芜苑,就遇见平儿来找治棒疮的药。原来贾赦看上了石呆子家传的几把古扇,命贾琏弄来。可恨石呆子死活不卖,后来贾雨村讹诈他拖欠官银,才把扇子弄来。贾赦因此埋怨贾琏无能,贾琏嘟囔了几句,便挨了父亲的一阵好打。

香菱在园子里住下以后,黛玉自愿给香菱当老师教其写诗。香菱本是有悟性的人,又苦读勤思,读诗竟然颇得要领。由于第一、二首诗做得不太好,更是疯魔了一般,竟然在梦中得了八句诗。

●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第二天一早,香菱便把梦中所得之句写了出来,得到大家的一致赞许。正说着话,听丫头们说来了一帮亲戚。原来是邢夫人的兄嫂及女儿岫烟,李纨的寡婶并两个妹妹李纹、李绮,宝钗的叔伯弟、妹薛蝌与宝琴,还有风姐之兄王仁,大家凑巧了一齐赶来。众人十分高兴,尤其是宝玉更是兴奋嗟叹。贾母尤其喜爱宝琴,逼着太太认她做干女儿,大家都以为这会引起黛玉的醋意,谁知黛玉竟浑然不觉,宝玉问清原因才明白黛钗之间早已疑团冰释。

由于人多热闹,又赶上冬天第一场雪,大伙决定在芦雪庵另起诗社。大雪纷飞,除岫烟外,众人都穿了一色的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的斗篷,好不齐整。湘云和宝玉两个更是别出心裁,竟拿来生鹿肉烤着吃。平儿也有幸加入,但她褪掉的镯子奇怪地少了一只。

●第五十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大家来到地坑屋里,开始依题即景联句。凤姐虽一向不太识字,却以“一夜北风紧”句开了个好头。随后大家争先恐后,大展其才。尤其是湘云、黛玉、宝琴三个,更是你争我抢,毫不相让。评判结果,自然又是宝玉落第,李纨于是罚他到栊翠庵向妙玉求一枝红梅来。宝玉果然不负众望,取来一大枝梅花。于是邢岫烟、李纹、宝琴、宝玉各作了一首“咏红梅花”。正热闹处,贾母赶来,并带领大伙儿到惜春屋里取暖猜谜。可惜惜春的画仍没作完,贾母着急地催促。后来凤姐薛姨妈找来,大家又说了一会儿笑话。恰值宝玉和宝琴雪下折梅回来,贾母便问到宝琴的生辰八字,似有为宝玉说亲之意。薛姨妈便委婉告诉贾母宝琴已经定亲的消息。第二天,大家又齐聚暖香坞,做起猜灯谜的游戏来。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宝琴将自己素日所作的十首怀古诗拿出来,众人品评了一番,独宝钗说后两首怀古诗(蒲东寺,梅花观)史鉴无考,要求另作,黛玉、李纨反对。

袭人的母亲病重,风姐打发袭人回去,车、服装饰俨然大家气派。袭人因母亲病故不能回来,风姐又派人送去铺盖。袭人去后,由晴雯和麝月负责宝玉的饮食起居。这天夜里,麝月出去,晴雯跟着出去吓唬她,天寒穿得又少,第二天一早就感冒了。宝玉派人偷偷地请进大夫来,大夫看到如此精致的房间,竟以为是给绣房里的小姐看病,后来才知是个丫头。但宝玉看到药方中有枳实、麻黄等虎狼药,便打发了这个庸医出门,又叫茗烟请来相熟的王太医,开了一剂平和的方子。宝玉一一安排妥当,才来到贾母处吃饭。风姐她们正在商量天气冷了,要姐妹们以后在园子里吃饭。王夫人、贾母皆赞同。

●第五十二回 俏平作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宝玉记挂着晴雯,饭后便急急地赶回来,却发现麝月被平儿叫出去说话。宝玉好奇,便偷偷地到窗根下偷听,原来平儿告诉麝月她的虾须镯是被这里的小丫头坠儿偷去。平儿怕这件事万一张扬出来,让宝玉和袭人面上无光,也怕老太太生气。所以她骗风姐是自己丢掉的,以免她起疑。宝玉听后又赞又叹,把此事告诉了晴雯,晴雯是个火爆脾气,哪里容得这种事发生,到底寻了个借口把坠儿打发了出去。

由于舅父过生日,宝玉一早就穿着贾母给的孔雀毛做的大衣出了门。晚上回来却唉声叹气,原来大衣被烧了一个洞。怕老太太知道不高兴,就连夜去找匠人织补,但却无人能揽这个活儿。晴雯虽在病中,只好坐起来挣命,用孔雀金线界密了才不露痕迹。宝玉虽然怕她添病,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只有她一人会界线。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晴雯将雀金裘补完,几乎力尽神危,宝玉急忙请医服药,以后又每天变着法儿要汤要饭调养,渐渐地才好了。

腊月已至,离过年越来越近了。荣宁两府也算是很热闹的。贾珍忙着祭祀的事情,贾蓉则进宫领取了春祭的恩赏。父子俩又忙着收验马进孝缴来的钱粮及各种杂物,竟发现少于往年,不免埋怨如今的开支越来越大,进项却越来越少了。贾母等有封诰的人先进宫朝贺,随后来到贾府宗祠祭祀。祭祀过程庄重严肃,严格按照长幼次序进行。祭祀完毕,众人又回到荣府,贾赦贾敬带领子弟给贾母行礼。然后,每天喝酒看戏。不觉到了十五,晚上贾母又摆酒设家宴,遍请诸位亲友。虽然宗族中人未来全,也算是很热闹的。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除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吃饭期间,戏台上的演员们一直未停止演出,贾母非常高兴,说了一声“赏”字,贾珍等便让下人往台上大把撒钱,十分热闹。随后贾珍贾琏等给贾母薛姨妈等斟酒,然后退下。袭人母亡,主子赐银四十两,袭人感激不尽。宝玉给黛玉斟酒,黛玉未喝,宝玉自饮,凤姐讽刺宝玉喝冷酒。

歇了戏,又有人带进来两个说书女先生。因为题目是“风求鸾”,讲的又是陈腐的书生与小姐相遇的故事,于是贾母发了一通见解,认为这些故事都没有现实根据的,是作者编造出的,而真正大家闺秀不是这样的。凤姐趁机对贾母的高见奉承了一番。随后大家击鼓传梅,捉住贾母和风姐每人讲了一个笑话,贾母讲小媳妇喝猴儿尿的笑话,逗得大家前仰后合。接着院子里又放起各种焰火来,十分美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