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红楼梦》故事梗概 >>情节梳理之二( 第六回至第十八回)上一页 下一页     

《红楼梦》情节梳理之二

【情节脉络】

第六回至第十八回为第二大段

从第六回开始,以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为契机,全面展开了《红楼梦》的故事。这一大段的主要内容是秦可卿之死和贾元春省亲。这两大事件,都发生在全书开卷不久,以惊人的豪华排场来表现当时的贾府正处于“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珠宝乾坤、玻璃世界”的兴盛时期。秦可卿,作为一个孙媳妇,其丧事居然可以如此隆重,如此奢华,而且在出殡时竟然有北静王亲来路祭,并对贾政、宝玉父子大加奖誉。这都充分显示了贾府的显要地位。而元春省亲,则更直接说明了贾府乃是封建社会中最有权势的皇亲国戚之家。

【章回简介】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宝玉醒来后因梦遗被丫环袭人发现,二人发生了关系。自此,二人的关系更与别人不同。京官后代王狗儿已沦落乡间务农,因祖上曾和王夫人、风姐娘家联宗,便让岳母刘姥姥到荣国府找王夫人求助。在太太的陪房周瑞家的引荐下,刘姥姥终于见到了管家奶奶王熙凤。恰好这时贾蓉奉父命来风姐处借玻璃炕屏一用,让刘姥姥尽情领略了风姐的威严和气派,以至于刘姥姥有点语无伦次,事后遭到周瑞家的埋怨。在与刘姥姥交谈时,凤姐也说到家事的难处,但刘姥姥终于如愿以偿,得了二十两银子满意而去。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刘姥姥走后,周瑞家的到梨香院找王夫人回话,薛王二人大谈特谈家务人情。薛姨妈托她到王夫人处给风姐和诸姐妹送宫花。当周瑞家的把最后两支宫花顺路送给黛玉时,引起黛玉的猜疑,认为是别人挑剩下的才给她送来。于是,黛玉用话来讽刺周瑞家的。第二天,宝玉随风姐到宁府闲逛。秦氏向宝玉介绍她弟秦钟,两人互相倾慕,十分投机,宝玉邀请秦钟来贾府私塾读书,秦钟欣然接受。宝玉回府时,焦大当着凤姐和宁府诸人的面把贾府上下痛骂一遍。最后,焦大被捆并塞进一嘴的马粪。风姐则让宁府的人把焦大远远打发掉。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风姐与宝玉说服了贾母叫秦钟来家塾上学。一日午后,宝玉到梨香院探望宝钗,看见宝钗唇若施脂,眉如墨画,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别是一番美丽。宝钗因平日未能赏鉴通灵宝玉,便借机欣赏了一番。巧的是,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八个字与宝钗锁上刻的“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八个字正好一对儿,于是宝玉要了锁看。这时黛玉也来探望宝钗,薛姨妈留他们吃饭。席间宝玉听从宝钗的话不喝冷酒,更使黛玉含酸。于是,借小丫头雪雁送来手炉之机,黛玉趁机奚落了宝、钗一顿。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为了尽早和秦钟相聚,宝玉择定了上学的日期。袭人劝他念书,不然就潦倒一辈子。贾政训斥李贵,叮咛让宝玉不要念诗经古文,讲明背熟《四书》。当日早晨收拾完毕,宝玉分别拜见了贾母、贾政与王夫人,不免又各有叮嘱。最后宝玉来到黛玉处辞行,遭到她善意的嘲笑。

宝玉与秦钟二人形影不离,十分亲密。后来又与香怜、玉爱相知,惹得同窗金荣等人十分嫉恨。一次代儒不在,两派人终于争斗起来。贾芸、贾蔷、茗烟、贾菌等人,也都掺在其中。后来在李贵等几个大仆人的威玎F调停下,金荣被迫向秦钟赔礼道歉;宝玉仍不依,最后只得磕头赔罪才算了事。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金荣因为在学堂里被勒令给秦钟磕头,回到家中仍气愤不已。金寡妇为了节省家用,遂劝儿子忍气吞声继续上学。但又把此事告诉了小姑子贾璜之妻金氏。金氏听说后怒气冲冲,准备去宁府找秦钟的姐姐可卿理论。待见到秦氏,才得知秦氏近日身体欠安,一直在请医服药。金氏吓得没敢提这个话头儿便匆匆告辞。

关于秦氏的病症,众太医说法不一,这令贾珍尤氏等人十分担心。后来请了冯紫英推荐的张太医细细把脉,推根穷源,开出一剂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并说过了春分,人就有望痊愈了。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不久宁国府为庆贾敬的寿辰,摆下家宴。但是,贾敬长期住在道观修炼,不愿回来接受众人庆贺。贾珍只好一面派人送些稀奇果品与吃食,一方面在家中摆宴祝贺。贾氏家族中晚生后辈男女老幼几乎都过来拜寿并共享家宴。王夫人因问起秦可卿的病情,大家都深表惋惜和同情。饭后,一向与秦氏要好的凤姐带领宝玉探望秦氏。秦氏极其瘦弱,并对病体复原不抱信心,说了很多悲痛的话。风姐宝玉听了十分难过,尽力解劝宽慰。辞别秦氏,风姐赶往园中听戏。猛然间贾瑞从假山石后出来,有意调戏凤姐。风姐是个聪明人,一眼就看出贾瑞的用意心中早已定好整治他的计策。然后照常与邢王二夫人并尤氏等说说笑笑,看戏听曲。

●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贾瑞在园中调戏凤姐后,竟又跑到风姐住处挑逗。风姐假意殷勤,让座倒茶,并举止暧昧,约贾瑞晚上在西边穿堂儿等她。贾瑞果信其言,如约前往,却不见凤姐人影,白白地冻了一夜。但看他还不知悔改,风姐又生一计,一面约他在夹道屋子中见面,一面却派贾蓉、贾蔷二人前去捉拿。贾瑞见事情败露,十分害怕,只好接受他二人的勒索,各赔银五十两。在仓皇逃离之时,又被浇了一身屎尿,冻得冰冷打颤,遂一病不起。有一跛道人送来一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的镜子,嘱咐贾瑞只可照反面,不可照正面,三五日即可痊愈。贾瑞不听,照正面,即见风姐在镜中,遂人镜中与之缠绵,反复几次,一命呜呼。

这年年底,由于林如海身染重病,贾母便急派贾琏送黛玉回扬州探父,宝玉大不自在。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自从贾琏送黛玉回扬州后,风姐甚感无趣,每晚早早睡下。这天夜间风姐儿和贴身大丫环平儿二人睡下,凤姐迷糊间,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与她辞行,并告诉她“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要她买田置地,早做打算,然后飘然而去。第二天早晨便传来了可卿死去的消息,全族无不悲痛,尤其是宝玉,急火攻心,竟吐了一口血。

贾珍更是悲痛之极,哭得泪人一般,不仅为秦氏置办了十分贵重的棺木,而且为贾蓉捐了龙禁尉,以抬高她的身份。另外由于宁府人手不够,事务又极其繁杂,贾珍拄着拐杖到荣国府请凤姐协助办理丧事。风姐知道这是一个表现的好机会,心里十分乐意,征得王夫人同意后便应承下来。

●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早在凤姐答应来宁府理事的同时,心中就盘算清楚了宁府管理不善的五大病症,因此来到宁府便因人治事,因事治人,对症下药。每天卯正二刻点卯,不得迟误,另外要对牌支取货物,责任到人。若有违犯,无论是谁,一概处罚。众家人奴仆无不小心谨慎,认真办事。荣宁二府的各种事务应酬虽然繁多,却被风姐治理得井井有条,赢得了上下的一致赞誉。恰好家人传信,贾琏因为黛玉之父病逝,要耽搁到年底才能回来,凤姐更是一心操持丧事。可卿的丧礼办得盛大之极,不仅各王公贵族亲来送殡,北静王等人还搭了祭棚来路祭,并召见了贾政、宝玉父子,多有赞誉。

●第十五回 王熙凤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按照贾族旧规,可卿的灵柩需要送至城外宁、荣二公修造的铁槛寺中。因此,这一路浩浩荡荡热闹非常。宝玉不仅随着父兄谒见了仰慕已久的北静王,而且趁着这难得的出城之机领略了许多村野风光。在乡村见到农具、纺车以及村姑二丫头,宝玉感到新鲜有趣。

停灵在铁槛寺后,风姐、宝玉及秦钟并未立即回城,而是住在不远处的馒头庵中。庵中老尼告诉凤姐:长安府太爷的小舅子看中张财主的女儿金哥,但金哥已许配给另一家的儿子,两家相争,打起了官司。老尼姑求她摆平这件事。这种事对风姐来说易如反掌,但她仍索要酬银三干两。王熙风派人去打通长安节度使的关节,竟活活拆散了一对美满姻缘,断送了两条人命。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风姐顺利地办妥了老尼所托之事,坐享纹银三千两,却不管因此次退婚风波屈死的两条年轻的生命。凤姐尝到了甜头,从此以后,更加恣意妄为起来。

凑巧的是,元春在其父贾政生日那天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全家喜气洋洋,贾母率众人去宫里谢恩。更值得庆贺的是,皇帝恩准元春回家省亲,并特许贾府建造省亲别院。因此贾府上下忙于置办采买、建造省亲院。于是赵嬷嬷、贾蔷等人纷纷向风姐求情,揽差事,风姐、贾琏自然得意之极。而这一切丝毫没有感染宝玉。因为他的密友秦钟因与智能事发气死老父,悔愧交加,重病不起,宝玉殷勤探视,也没能挽救秦钟的生命。唯一能令宝玉感到欣喜安慰的是,家中忙于诸事无人催他读书,而且黛玉葬父后平安回京,出落得愈发超逸了。

●第十七至十八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不知过了多久,浩繁的省亲园林建造工程终于完工,贾珍遂请贾政亲自视察并赐题各处匾额。宝玉随贾政并众清客同行,贾政也有意试一下宝玉之才。宝玉在众人面前大显其才,分别题有“曲径通幽”、“沁芳”、“有凤来仪”、谜、作谜。贾政看到大家所作的谜语竟分别是爆竹、算盘、风筝、海灯等散乱、飘浮之物,心中不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尤其是宝钗的一首七律,更不像福寿之人所作,左思右想,竟然伤悲感慨,难以成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