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红楼梦》故事梗概 >>情节梳理之一(第一回至第五回) 下一页     

红楼梦》情节梳理之一

【情节脉络】

全书可以分为五大段落。

作品的第一回至第五回,是全书的“序幕”

第一回中写了“无材补天”的石头的故事,写了神瑛侍者与绛珠仙草的故事,还写了甄士隐和贾雨村。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通过那个石头与空空道人的对话,作者明确地发表了自己对小说创作的主张,这或者正是全书的纲领。《红楼梦》,正是作者的小说创作主张的实践。 第二回写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这在结构上是极其重要的安排。作者要给我们讲述的这个贾府,人物多,头绪多,难以说清,而冷子兴的介绍,正可使读者在“进入”这个贾府之前,对它有一个总体的了解,然后,再一一细写。这样,在第三回里,则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全书主要人物的出场。即通过林黛玉来到贾府,写了贾母、迎春、探春、惜春、李纨、王夫人、邢夫人、王熙风和贾宝玉等人物陆续出场。到第四回,作者又把笔锋一转,写了薛家的故事。这既是写《红楼梦》中另一个重要人物薛宝钗的出场,更是通过“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故事广泛地描写了社会的黑暗,为贾府日后发生的事提供了社会背景。第五回,写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与全书第一回中出现的有关“石头”和“灵河岸边”的神话联系起来,并通过贾宝玉看到的“判词”,听到的“仙曲”,预示了《红楼梦》中众多女性的命运,即所谓“万艳同杯(悲)”“千红一窟(哭)”。

【章回简介】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远古时候,女娲炼石补天,遗下一块顽石未用,遗弃在青埂峰下。这顽石自经锻炼,已通灵性,便恳求仙人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送他到“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走一遭。二仙拗不过,便将它幻化缩小成一块“可佩可拿”的“通灵宝玉”,送至太虚幻境警幻仙姑处。其时,赤瑕宫神瑛侍者以甘露之水浇灌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行将枯萎的绛珠草,终使绛珠草“得延岁月”,修成女形。神瑛侍者凡心偶炽,欲下世为人,绛珠草感念他的恩惠,发誓用一生的眼泪来偿还他,跟随他下凡历劫,这就是所谓的“木石前盟”、“眼泪还债”。那块由顽石幻化成的“通灵宝玉”便由这神瑛侍者“携人红尘”。不知过了几世几劫,空空道人路过青埂峰,见一块大石上刻有字迹,便从头到尾抄下,经曹雪芹披阅增删,因成此书。

姑苏城仁清巷内有个葫芦庙,乡宦甄士隐居住在庙旁。他可怜寄居庙内的穷儒贾雨村,赠银让他赶考。元宵之夜,甄士隐的女儿英莲被拐走。不久因葫芦庙失火,甄家又被烧毁。甄士隐带着妻子投奔岳父,遭到岳父的白眼。一日,甄土隐听到了一疯跛道人的《好了歌》,顿悟人生,遂与道人一起飘然而去。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贾雨村考中进士,派任县令,来找甄士隐。甄士隐已不知去向。不久,因本性贪酷,恃才侮上,终被革职。于是,他便游览天下胜迹。后来到林如海家给他女儿林黛玉当老师。一年后,黛玉的母亲贾氏病逝。一日,雨村在一家小酒馆碰见了旧相识古董商人冷子兴。二人便边吃边聊了起来。冷子兴说到了贾雨村同宗贾家宁、荣二府的许多事,用冷子兴的话来说,目前宁、荣二府“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荣府贾政生了一公子,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了一块玉来,就取名作“宝玉”。贾宝玉周岁时,贾政便想试一试贾宝玉将来的志向,便将各种物件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贾政便大怒了,说:“将来酒色之徒耳。”如今宝玉长了七八岁,虽然淘气异常,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话来也奇怪,他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子兴告诉雨村,黛玉的母亲贾氏就是荣府中贾政和贾赦的胞妹。这层关系,正是贾雨村日后进身的门路。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善于投机的贾雨村巧藉学生林黛玉的关系结识了贾政,并谋补了应天府缺职。而黛玉也应外祖母之召,与雨村同行,来到了荣国府。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外孙女,贾母不免伤感。黛玉还见了大舅母邢夫人(贾赦之妻),二舅母王夫人(贾政之妻),李纨(贾珠之妻)和三位姑娘。正叙谈间,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道:“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正纳罕众人都敛声屏气,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环围拥着一个与众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的女人进来,众人介绍说这是琏二嫂子,贾母戏称她“风辣子”。黛玉才想起母亲曾对自己说过的,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王熙凤。而与宝玉相见,则在晚饭后。宝黛初见,两人竟然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二人眼中的对方与别人自然不同。宝玉因为看到黛玉“眉尖若蹙”,便送他“颦颦:’二字。宝玉又问黛玉是否有玉,当黛玉回答没有时,宝玉则痛骂那块玉是“劳什子”,并哭闹着当众摔玉。这场面自然令黛玉十分不安。这一天的经历让黛玉真实地感到了外祖母家的与众不同。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贾雨村刚刚到任,就受理英莲被拐一案。原来是本地的一个小乡宦冯渊买了一个被拐卖的丫头英莲,还未领回家,那拐子又把丫头英莲卖给金陵一霸薛蟠家。抢夺英莲并杀死原买主的人是四大家族中薛家的薛蟠。贾雨村十分愤怒,正准备缉拿要犯时,被手下门子止住。随后门子拿出一张本省的“护官符”给贾雨村,并向他讲述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密切关系。贾雨村惧怕四大家族的势力,不思甄士隐赠银之恩,乱断了此案。薛蟠夺走英莲后,随母亲薛姨妈、妹妹宝钗人京,在荣府东北角上梨香院住下。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薛宝钗品格端方,容貌丰美,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深得贾府上下喜爱。这令黛玉感到了一丝不平,且因此与宝玉经常闹别扭。宁国府梅花盛开,贾珍妻尤氏请贾母等赏玩。贾宝玉睡午觉,住在贾珍儿媳秦可卿的卧室。宝玉梦中来到太虚幻境,翻看了记载金陵优秀女子命运的“金陵十二钗”图册后,又看了“红楼梦”原稿,聆听了“红楼梦”曲。宝玉依警幻仙姑之言,与仙女秦可卿结婚。婚后,二人正携手游玩时忽遇迷津,宝玉受到惊吓,失声喊叫:“可卿救我!”方从梦中醒来。秦可卿此时正在房外,听宝玉在梦中唤她的小名,十分纳闷。

    返回目录

下一页